经过这3年的抗疫,在我们的观念里,戴口罩、勤洗手、常通风已经成了防疫的关键词。不过,最近一例很离谱的新冠感染病例,颠覆了人们多开窗通风的观念,那抗疫时,我们到底该不该开窗呢?今天就来和大家说道说道。

01,离奇的感染病例

朱某某,居家未出,但是经常在卧室窗户前玩手机,而卧室窗口靠近中越铁路,结果感染了新冠。

这起案例非常特殊,在于,患者并没有和新冠阳性直接接触,甚至连时空伴随都谈不上。

仅仅是因为窗户十米外有一条中越铁路,结果就感染了。

02,关于气溶胶

以上病例信息有两个提示:

1,中越铁路上存在大量的感染,或者具体地说,是中越铁路上的列车内人员,比如乘客。而且浓度已经高到释放到室外浓度也很高。

2,高浓度气溶胶,可以长距离传播并让人感染。

这不是气溶胶感染的第一例了,多地报告过类似的气溶胶感染。

这一点和飞沫又略有区别

气溶胶是指悬浮在气体介质中的固态或液态颗粒所组成的气态分散系统。这些固态或液态颗粒的密度与气体介质的密度可以相差微小,也可以悬殊很大

相比于飞沫,气溶胶扩散更远。

03,楼间距较近的地方,开窗通风合适吗?

不过,如果我们把这个内容引申一下,那就会有一些思考:

对于楼间距较近的地方,开窗通风合适吗?

中越铁路传播的新冠,大概率是通风系统扩散到了空气中然后感染。

这种也给我们一个推论,那就是,如果一个高密度新冠感染区域,它极有可能通过窗户通风的方式释放新冠病毒。

而且,越高的建筑,空气湿度越大,空气流速越大,这种传播可能越剧烈。

就像上图,这是人站在地上的飞沫传播,但是如果人站在较高的地方,那么这种扩散,按照抛物线,再加上风吹,可能就会扩散很远很远。

其实,楼宇间传播并不是不可能。之前,《中疾控周报》(cdc weekly)报道了一个研究,就是握手楼之间的新冠传播。

简单地说,两栋楼之间,没有密接,但是出现了感染。

当时的研究认为:

两栋楼尽管属于不同建筑,但是建筑顶部有天花板,彼此靠近,所以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而他们模拟了当时建筑物的场景,分别是1号病房空调的开与关(A)、1号病房的房门开与关(B)、2号走廊的窗户开与关(C)。

然后用假病毒模型,在一个地方释放来模拟普通人雾化呼吸释放病毒的情形,在其他几个地方监测空气中的释放物质。

结果如下图所示,大概意思就是整个气溶胶传输链都被证明存在

这种气溶胶传播链,本质上是病毒在空气中,气溶胶因为空气动力而扩散的情形,毕竟病毒在空气中并不会马上就失活,而是会有一定的时间扩散,这期间,如果扩散动力足够,那就会扩散足够远。而如果浓度足够大,那么可能就会对呼吸到其的人产生威胁。

对于密集的小区,尤其是高层小区,如果出现密集阳性,那么开窗,一定程度上就像是高空抛物,容易让飞沫扩散更远,形成一定的风险。

因此,建议:

1,对于握手楼、密集小区,且出现大量阳性的,开窗需谨慎。

2,开窗要考虑风向。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浅见,但是不代表开窗就是错的,只能说,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开窗需谨慎。

或者简单总结:科学通风!

该不该开窗?——一起离奇的新冠疫情

图文简介 原创

对于握手楼、密集小区,且出现大量阳性的,开窗需谨慎。开窗要考虑风向。简单的说:科学通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