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这两年发生的大事,估计大部分人最先想到的就是新冠了,毕竟现在国外还在疯狂蔓延,完全没有消退的趋势。甚至有不少人觉得,现在科技和医学都这么发达了,新冠还这么疯狂这么强势,那如果新冠是发生在古代,会不会就不会有现在的人类了?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其实新冠本身没有那么夸张,至少不是史上top的传染病,比起人类历史上的顶级杀手,要差不少,我们连那些都能熬过,新冠自然不会导致人类灭亡。

很多新冠患者,其实自愈了~~~

比如,武汉抗疫成功后,血清调查显示感染率为3.9%,按照武汉1121万人口,那就是43万人感染。然而武汉累积报道的感染是50333,也就是说,十分之一左右的人进行了治疗,剩下的十分之九是自然痊愈的(其实如果不是那么重视,可能需要治疗的人口也没那么高)

首先:新冠的自然感染率

而且,其实,很多人感染了新冠后,可能是无症状或者自然痊愈了。

以武汉为例,2020年11月,武汉新冠清零后好几个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团队在JAMA Network Open发表了一项武汉地区人群新冠抗体的血清阳性率的调查结果[1]1。

研究纳入了35040例18岁以上成人,对这些人群进行了新冠病毒特异性IgM和IgG抗体进行了血清检测。

结果发现,总体血清抗体阳性率为3.9%。

这个数据其实是随机数据,大体上可以代表武汉本地的随机感染情况。

也就是说,按照武汉总人口1121万的话,理论上,武汉当初感染大概在43万左右。

二。不同年龄段感染不一样,比如,60岁明显高一些,60岁及以上的人群的血清阳性率为9.2%。

三。性别差异也明显,女性的血清阳性率高于男性(4.4% vs 3.3%),

三。此外,城市比农村高(4.4% vs 2.9%),这一点也符合正常,毕竟城市流动性要远大于农村流动性。

其实,从这个数字,就可以看出。最终只有九分之一或十分之一的人需要去医院治疗,大部分人,自愈了。

顺便,如果按照另一篇研究[2],这个数字会更高。

2021年三月份,另一个期刊柳叶刀发表了一篇统计数据,这次研究对象是9542名武汉居民。统计结果发现,拥有新冠抗体血清阳性率为6.92%。

这个数据里也恰好弥补了上一份研究提到的缺乏18岁以下的感染率

这个数据里,按照18岁以下大概是3.22-5.33之间的话,那么和上一个数据相互印证。

武汉的最终感染率应该在3.9-6.59%之间,也就是43-75万之间,大概率在50万左右。

其次:新冠的类型,乙类BSL3传染病

一。传染病根据传播等级会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

甲类:鼠疫和霍乱

乙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艾滋病、病毒性肝炎、脊髓灰质炎、狂犬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等。

丙类:流行性感冒、流行性腮腺炎等

新冠是乙类传染病。

二。生物安全等级(Biosafety level)

根据生物对人类的危害程度,将微生物和生物医学实验室的安全划分为4级

1、BSL-1

代表病原体:麻疹病毒、腮腺炎病毒

已知且研究较为透彻,不会导致疾病的微生物。日常基本操作即可

2、BSL-2

代表病原体:流感病毒

存在中等程度风险,导致常见人类疾病,需要专业处理,且做好污染控制。

一般在生物安全柜内

3、BSL-3

代表病原体:炭疽芽孢杆菌、鼠疫杆菌、结核分枝杆菌、狂犬病毒

可能通过呼吸等方式传播,且对人有致病或者生命危险。需要防止直接暴露于病毒,因此需要三级生物安全柜。

4、BSL-4

代表病原体: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拉沙病毒

高度致病甚至致死,无有效应对方式,传播特别快速。

目前,新冠属于BSL-3等级。

由此可见,新冠,在人类的病毒中,其实并不是那么厉害,这种情况下,连更厉害的人类都熬过来了,这种相对弱的,其实无须担心。

比如那些极其强大的高手都没让人类灭亡。

再次:历史上的超级杀手

《圣经新约·启示录》里有在末日审判人类的天启四骑士,四骑士之一,就是瘟疫(注:这种说法是宗教界多种观点之一)。

事实上,在人类的文明史里,每一次大规模的瘟疫爆发,都会大幅影响人类的历史走向,从古雅典爆发的导致半数人死亡的大瘟疫,到导致欧洲人死亡三分之一的鼠疫,以及导致拉美人十不存一的天花,抑或是造成全球近亿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无一不是整个人类的巨大伤痛。

比如,中世纪的时候,欧洲爆发了史无前例的黑死病疫情,这场席卷了整个欧洲的鼠疫大瘟疫,夺走了上千万人的生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以西班牙流感为例,感染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造成了2000万到1亿左右的死亡。

而如今新冠都快2年了还没达到这个规模。

按照传染病的严重性(CDC Pandemic Severity Index)

新冠就一般了。

最后:特别说明

本文并非说新冠不严重,按照其致死率和传染率,不加控制的话,那规模就不是几万的问题,而是几千万的问题了(3亿美国人,3000万感染,60万死亡),所以不能以此抹杀抗疫功劳。

只是放在全人类灭亡这个概念下,自然不算特别严重了。

但是即便如此,这么大规模的感染和死亡,还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了。

这就是很多时候的话术和比较对象了呗。爱情、学业、事业当然重要,可是在生死面前也不足为重了。

但是因为没生死重要,并不等于本身不重要,更不能因此而不谈,这是两码事。

毕竟,世界不是二极管。

1 Liu A, Li Y, Wan Z, et al. Seropositive Prevalence of Antibodies Against SARS-CoV-2 in Wuhan, China[J]. JAMA network open, 2020, 3(10): e2025717-e2025717.

2 He Z, Ren L, Yang J, et al. Seroprevalence and humoral immune durability of anti-SARS-CoV-2 antibodies in Wuhan, China: a longitudinal, population-level, cross-sectional study[J]. The Lancet, 2021, 397(10279): 1075-1084.

如果古代有新冠,现在还会有人类吗?

图文简介

新冠并非不严重,只是放眼整个人历史,或者是导致人类灭亡上来,自然就不算特别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