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10点30分,处理完病房一堆琐事,电话响了:“我是急诊,怀疑主动脉夹层,可能破裂了,家属很激动!!快来吧!快点!!”

我带上听诊器,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急诊。在路上内心发愁:“主动脉夹层破裂,死亡率超过99%,科里病房塞得满满的,一张床也没有,这可怎么办。”

刚到急诊抢救室门口,一群家属迅速围了上来,他们情绪异常激动,嘴里不断重复着:“快点救我老母亲,她疼得厉害!”甚至有人激动地边说边拉我的手。

急诊的同事过来交代病情,“老年女性,93岁,2小时前突发胸腹部疼痛,当地医院做了个彩超,怀疑夹层破裂,处理不了,直接就送到我们医院来了。”

急诊的同事很有经验,他知道需要急症做手术,术后去ICU,先给ICU打了电话,被告知没床,如实跟家属说明了情况,家属一听就急了,“你们不是救死扶伤吗?怎么会没有床?必须有!”家属越说越激动,于是急诊的同事给我打了电话,才有了刚刚我被围的一幕。

我去抢救室看了一眼病人,疼痛剧烈,血压85/50,贫血貌,神智还算清楚,因为没有动脉CTA,所以不能确定就是夹层破裂,但是根据当地医院的彩超以及目前的表现,高度怀疑破裂。

走出抢救室的大门,家属又再一次围了上来,我跟他们说“老人现在高度怀疑夹层破裂,可能破口还没有那么大,需要马上手术,术后需要去ICU,我们科没有床,ICU也没有,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去就近的医院,比如一公里的某三甲医院。”

我刚说完,家属们激动地喊起来:“你们是不是医院?是不是救死扶伤?没有床?必须给我变出一张来!”越说越激动,开始推搡我,甚至有家属拿出了手机开始拍我。

我一边安抚着家属,一边让同事打院行政值班,遇到这种事只能请领导出马了。“我们也很着急,确实是没有床,手术很凶险,即使年轻人这种情况死亡率大概99%,更何况老人都90多岁了,我们现在给她用着升压药,但是如果继续脱下去老人只能被耽误。”

此时某个男家属已经开始破口大骂,甚至要动手,好在其他家属拦着,这时值班的领导刚好来了,于是他又被迅速围住。

相同的话术,家属相同的反应,家属的要求越来越过分,“你们为什么没有床?你就是现建也得给我建出来,你们是什么服务态度?我妈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一定找你们垫背!”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提高嗓门喊了一句:“你们年轻的可以拿手机搜一下主动脉夹层破裂这个病,目前的条件我们只能在急诊补液抗休克抢救,但是这治标不治本,老人需要手术,立刻!”

说完我就走进了抢救室,老人的血压继续往下掉,3路液体并入都维持不住血压。当我再次出去时,几个年轻家属变得理智了一些,或许他们真的拿手机搜索了这个病,知道了它的凶险,一个相对年长的家属问我:“医生,如果做手术花多少钱?成功率多少?”

“最少10几万,甚至更多,可是她的血压已经维持不住了,即使现在在我们医院做,我觉得成功的概率也很小了。”

护士从抢救室里跑出来:“医生,心跳停了,快来!”

听到这个消息后,几位女家属情绪激动,要往抢救室里冲,边冲边喊:“我妈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没心跳了,你们害人啊!”

好在刚刚那位男家属还比较理智,将女家属们拉出了抢救室。接下来就是再熟悉不过的抢救流程,那位相对理智的男性家属一直在旁边,或许他也看到了我们争分夺秒的抢救,或许他也明白眼前的医生真的是无能为力,然后他对我说:“医生,别按了,我们回家。”

看着殡仪车缓缓地驶出,回想着刚刚发生的这一切,无奈地摇了摇头。

差一点成了伤医事件的主角,而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来源: 科普中国

刚到急诊,就被患者家属围了,差一点成了伤医事件的主角

图文简介

晚上10点30分,处理完病房一堆琐事,电话响了:“我是急诊,怀疑主动脉夹层,可能破裂了,家属很激动!!快来吧!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