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主白宫一月以来,美国总统拜登一改“前任”作风,在疫情和气候问题应对等方面新政不断。拜登为美国规划了怎样的科技发展路线?

撰文 / 记者 王雪莹

编辑/丁林 新媒体编辑/陈炫之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2月1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美国已于当天正式重新加入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一个月以来,持续扭转前总统特朗普的“退群”决定,宣称“美国回来了”。

那么,这位新任美国总统能否靠着“重新加群”,带领美国科学界走出前任总统留下的“泥潭”?对于科学与技术他持怎样的态度?展望未来的四年任期,他为美国规划了怎样的科技发展路线?

从至暗时刻到重新洗牌

许多科学家认为,特朗普在任的四年是美国科学界所经历的“至暗时刻”。

从大刀阔斧削减科研预算,到公开发表伪科学言论,这位常常不按套路出牌的美国前总统给广大科学家带来了一轮又一轮的“惊喜”。对此,包括《华盛顿邮报》、《自然》在内的多家知名大众及学术媒体一度毫不留情地宣称:特朗普政府的方针政策是“对科学研究的大屠杀”,对美国医疗和科技的发展都“造成了地震式的破坏”。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相比之下,拜登迄今为止针对科学的表态,更符合美国精英阶层对一位总统的期待。

拜登在去年12月就明确表示,他将力邀特朗普任期内“备受打压”的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留任,希望他能够继续担任首席医学顾问,领导美国的新冠疫情控制。在竞选期间,拜登还直言不讳地表示其团队“将选择科学而不是科幻”。不管是麻省理工学院埃里克·兰德教授还是曾斩获诺贝尔奖的弗朗西斯·阿诺德,从拜登所挑选的新一届“总统班底”构成来看,当拜登时代来临,美国科学界至少终于可以摆脱特朗普时代的“至暗时刻”了。

重拳治疫,从“老朋友”手里抢疫苗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除了大批任用顶尖科学家,拜登对科学的重视也表现在更多方面。而围绕新冠疫情的公共卫生议题,毫无悬念成为拜登最为关切的内容——在拜登宣誓就职的前一天,美国的新冠死亡病例超过40万人;2月22日,死亡病例突破50万。拜登当天在白宫举行仪式悼念新冠逝者,并下令全美降半旗至26日。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2月24日,美国纽约时报广场降半旗悼念新冠逝者(图片来源:新华社)

面对前总统留下的“烂摊子”,如何快速遏制新冠疫情在境内的发展、快速推动新冠疫苗的研发及接种,对稳定美国政治和经济都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对此,拜登上任后立刻颁布“口罩命令”,呼吁公众在公共场合严格佩戴口罩;同时他在上任当天签署行政令,宣布建立“疫情应对办公室”,后者直接对总统负责;拜登还恢复了此前被特朗普解散的全球卫生安全与生物防御办公室。

“我们能从此次疫情中吸取哪些经验教训?为了更广泛地解决公共健康问题,有哪些是我们可以做或者应该做的?”拜登曾说。

众所周知,面对新冠疫情,特朗普政府一直采取暧昧不清的态度。为了遏制疫情进一步恶化,拜登钦点了“老将”大卫·凯斯勒担任“曲速行动”项目小组领导,负责研发新冠疫苗、探索新冠疫情治疗方案。凯斯勒是耶鲁大学医学院前院长、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事务副校长,曾在老布什和克林顿两届政府任期内担任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局长。在其任职期间,FDA曾为艾滋病防治药物的批准开通了绿色通道。

在疫苗研制方面,拜登上任后明确表示将加购2亿剂新冠疫苗,辉瑞公司也随即承诺会优先供给美国,保证其在今年6月前获得6亿剂疫苗、覆盖多数人口。不过这个消息对于美国的一些“老朋友”来说算是一个“噩耗”——辉瑞明确表示“美国以外的订货,将推迟至少3~4周交货”。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2020年12月,拜登公开接种辉瑞疫苗(来源:npr.org)

在疫苗接种方面,拜登一改特朗普对新冠疫苗“不禁止也不鼓励”的态度,高调宣布将进一步督促联邦政府对各州的疫苗分发力度,同时着手在全美设立100个社区疫苗接种中心,以期加速推动全美新冠疫苗的接种工作。

美国又“不退群”了

除了关注本国科技动向,在诸如气候变暖、全球战疫合作以及太空探索等能够体现“大国责任心”的领域,拜登也有所动作:“前任”退了的“群”,我还要加回来!

高调回归《巴黎协定》的拜登,在竞选时期也始终高举清洁能源和环保的大旗,在其所公布的“清洁能源革命和环境正义(CEREJ)”计划中,拜登表示:美国将以100%清洁能源经济为目标,并在2050年之前实现“净零碳排放”。为此,他不仅提名包括北卡罗来纳州最高环境监管官员迈克尔·里根、环境律师布伦达·马洛里分别担任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署长和环境质量委员会主席,还首次在白宫成立了气候政策办公室并提名前EPA署长吉娜·麦卡锡担任国家气候顾问。

此外,为了“实现2050年净零碳排放的承诺”, 拜登表示将领导美国对“利用创新的碳捕获和封存技术”、“开发可重塑市场的新型零碳技术”等领域千金一掷:根据CERCJ计划,拜登上任后除了会收紧对新燃油经济性的标准,提高美国汽车市场电动车占比,还将在未来十年间投入4000亿美元专项预算,用于鼓励本国清洁能源基础建设、支持能源与气候研究。

特朗普宣布退出的另一个 “国际大群”是世界卫生组织。而拜登上任后,还是火速“杀了回来”。据悉,就职仪式第二天拜登就命福奇带队重回世卫组织谈判桌,高调宣布美国的回归。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美国媒体注意到,新总统上任后,首席医学顾问安东尼·福奇的笑容逐渐增多(来源:彭博社)

除了宣布“停止削减借调给世卫组织的美方人员”、“恢复与世卫组织的定期接触并继续履行所有相关财政义务”,美国还表示将加入“全球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与世界联手“为全球有需要的人提供疫苗和治疗”。

硅谷巨头或吃“下马威”

去年10月底,美国知名风险投资家布拉德利·塔思科就公开警告:如果拜登当选,那么下一个四年或将成为美国科技巨头的“寒冬季” ——美国民主党在税收和反垄断领域的态度一直更强硬,甚至说“苛刻”也不为过。

“一手遮天”的硅谷科技巨头们,应不应该被拆分?针对这个问题,拜登即便是在竞选期间,都没有回避过这个问题。早在2019年时拜登就曾公开表示:美国应“认真思考拆分科技寡头”。去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拜登又明确表达了对科技巨头对行业垄断的担忧。在采访中,他不仅直接点名了脸书、谷歌等知名互联网企业,认为这些科技巨头应该更进一步加强自身的传播监管,而且对美国现行《通信规范法》中对互联网企业免责行为“过于宽容”也表达了不满。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在拜登看来,这些科技公司如今的“傲慢”,是奥巴马时期“政府对硅谷过于友好”的产物,去年10月底,美国众议院司法部发布了一项反垄断调查——这份长达449页的报告指出,苹果、亚马逊、脸书和谷歌四家科技巨头“利用致命收购”进行行业打压、迫使小企业与之签订“压迫性合约”。该报告的最后,更是直言建议科技寡头应被“强制拆分”。

除了拜登本人,更让美国科技咖们感到忧心的是民主党参议院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后者对科技巨头虎视眈眈的态度在多年里从未改变,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作为曾经与拜登一起竞选美国总统的民主党候选人,此前沃伦直接将“拆分科技巨头,促进科技行业良性竞争”作为自己竞选的重要纲领。虽然她最终退出竞选,但她的存在对于广大科技巨头们一直如鲠在喉。如今拜登已胜,他会因为竞选期间科技巨头们的慷慨解囊而“网开一面”吗?我们大概只能拭目以待。

科技创新是国家支柱

为什么要重新高举科学与科技的大旗?拜登的理由很实际:对内推动全民经济增长,对外保持国家的领先地位。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余翔曾经撰文指出:二战后美国经济曾经历8次大周期,而如今其GDP增速已一路降至1.5%(2007-2018年)。在余翔看来,未来的美国经济或出现周期性进一步放缓,如果拜登加大科技投入,则将“有助于打破上述不断下降的趋势”。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在拜登看来,通过科技保持美国的国际竞争力也很重要:“在对美国的经济繁荣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未来技术和产业中,特别是在与中国的竞争中,美国要如何确保自己的世界领先地位?”他坦言“从人工智能,到合成生物学,新技术出现得越来越快”,这些技术“将极大地影响就业机会、社会公平和国家安全”。他毫不避讳地指出:“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正在(对这些领域)进行空前巨大的投资,竭尽全力促进新兴产业增长,挑战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领导地位。”因此,拜登认为美国的未来将取决于“我们是否有能力在这些决定未来经济命运的领域里与我们的竞争对手保持同步”。

尽管拜登的对华政策目前尚不明朗,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提高国家对科技研发的投入,寻求能快速推动关键技术研发的国家战略支柱,通过优化产业架构、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和制定相关政策,加速推动研究成果向市场转化,将成为未来美国科技政策的关键点。

延展阅读>>>

拜登的科技班底

● 埃里克·兰德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与特朗普上任18个月之后才任命白宫科学顾问不同,拜登在宣誓就职之前就任命麻省理工学院埃里克·兰德教授担任科学技术政策办公室(OSTP)主任,同时担任总统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PCAST)首席科学顾问。拜登还首次将这一职位升至“总统内阁”级别,使得兰德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有待遇的科学家。

兰德此前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总统科学与技术顾问委员会的外部联席主任。作为基因医疗领域的知名专家,他曾积极推动并参与制定了“人类基因计划”。

● 弗朗西斯·阿诺德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2018年,弗朗西斯·阿诺德凭借在酶学领域的成就而摘得诺贝尔化学奖,成为首位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美国女性科学家、诺贝尔化学奖历史上第五位获得此殊荣的女性。

作为加州理工学院罗森生物工程中心主任,阿诺德专门从事化学工程、生物工程以及生物化学方面的研究。拜登近期任命其为PCAST联合主席,此举被外界解读为美国将在生物、化工以及医疗领域有大动作。

● 玛丽亚·祖伯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与阿诺德同时担任PCAST联合主席的还有玛丽亚·祖伯。祖伯是美国的知名地球物理学家,曾先后参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数十项太空任务,尤其对重力、空间科学等领域研究颇深。

作为麻省理工学院首位负责科学研究事宜的女性校长, 祖伯除了参与管理十余个跨学科研究中心,同时也领导了该校“环境解决方案计划”,后者集合了大量从事科学、工程、设计以及政策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以期为人类寻找应对当前全球环境变化的最佳解决方案。

● 阿隆德拉·尼尔森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现任美国社会科学研究委员会主席、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教授的阿隆德拉·尼尔森,主要从事科学、技术与社会不公等综合性社会问题领域研究。作为现今美国最知名的跨学科社会科学家之一,她曾先后担任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哥伦比亚大学社会科学系首任院长以及妇女与性别研究所所长。

拜登任命尼尔森担任OSTP副主任一职,专门负责科学与社会领域相关事宜,而她的上任也被视作拜登践行竞选期强调“社会多样性”、遵循“政治正确”的承诺。

除了以上四位重量级科学家,拜登还任命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科技政策资深顾问小泉敬为OSTP主管,负责领导美国联邦科学预算,并留下了弗朗西斯·科林斯继续担任美国国家卫生院(NIH)院长。这两位都曾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担任过重要的职务。

此外,媒体猜测拜登在航空航天领域也会效仿“前东家”奥巴马,任命一位“具有深厚相关科研背景”的女性来接手相关工作。在他的任期内,美国或将开启新一轮太空探索,并在2024年之前实现新的登月计划。

参考资料:

[1] physicstoday.scitation.org/do/10.1063/PT.6.2.20201110a/full

[2] cnet.com/news/biden-is-sworn-in-as-president-what-it-will-mean-for-tech

[3] nytimes.com/2021/01/15/science/biden-science-cabinet.html

[4] joebiden.com/9-key-elements-of-joe-bidens-plan-for-a-clean-energy-revolution

[5] 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3485-w

观察|重新加群、重拳治疫...拜登能否扭转美国科学界的四年“至暗时刻”

出品:科普中央厨房

监制:北京科技报 | 科学加客户端

欢迎朋友圈转发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违者必究

来源: 科普中央厨房

拜登为美国规划了怎样的科技发展路线?

图文简介

拜登为美国规划了怎样的科技发展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