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一个生在普通家庭的80后或90后,在临近中秋的日子,看到铁盒包装的月饼时,你肯定会想起家里年纪比自己还大的杂物盒。 除了月饼铁盒,这些装满杂物的铁盒子还可能来自曲奇、饼干、茶叶、巧克力…… 今天铁盒包装早就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可父母却仍然要留下它们,挤占了房间大量的储物空间。
囤塑料袋、囤书报、囤玻璃罐,谈起父母的囤积怪癖似乎每个人都有要吐槽的点,有人会说这是以前过苦日子养成的习惯,有人觉得由着他们也无伤大雅。 然而,囤积的坑深不见底,瓶瓶罐罐不舍得扔不过是冰山一角,主动捡垃圾回家囤积的行为才令人困惑。 2017年成都商报报道,巴中城区的张怀树老人家里堆满了恶臭的垃圾,社区请来15名工人足足清理了两天,保守估计这些垃圾达到了10吨,垃圾压缩车来回跑了8趟。
张怀树老人是周围邻居眼里的“垃圾王”,他从退休之后就开始了自己的捡垃圾生涯,习惯每天晚上10点到11点左右出门,一捡就是一个通宵。 老人的藏品主要是附近居民丢弃的一些杂物,包括矿泉水瓶子,废旧衣物,建筑垃圾等。这些在别人眼中的废品是张怀树眼中的宝贝,那种情感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据他本人所述,每当天要下雨时他最纠结最难受,因为担心下雨把垃圾淋湿发臭,他每次都要赶在下雨前跑到社区里把垃圾捡回来。 捡垃圾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正常生活,张怀树和老伴的住所有100平米,相当宽敞,但已经被垃圾填满,甚至没办法走路。
由于这些生活垃圾曾和厨余垃圾混在一起,不但恶臭难忍还会生虫子。有一次张怀树在家睡觉,虫子爬进了嘴里,等他意识到时已经钻到了喉咙,一下就吞了进去。 没有人能理解这种囤垃圾的行为,张怀树从前是铁路工人,每个月退休金有2000多元,吃穿基本够用,捡垃圾不是为了钱,他也从来没有卖过这些废品。因为担心引起火灾,社区已经是第二次义务给老人清空垃圾了,2015年第一次清空后,2年时间他又囤了10多吨垃圾。 显然,张怀树老人的囤积行为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完全超出了我们对囤积的一般理解,实际上它也是一种被承认的心理疾病——囤积癖(囤积症)。
就像抑郁和抑郁症之间有很大区别一样,囤积行为和囤积癖也需要用不同的眼光看待。 很多人认为夸张的囤积行为与观念和生活习惯有关,因为在中国,很多囤积癖案例的主角都是老人,让人下意识关联到他们几十年前的贫苦生活经历。 虽然我们不能说观念和习惯对囤积癖人群没有影响,但这种病症的成因显然要更为复杂,更不局限于贫苦人家。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对因囤积癖而死的兄弟,他们也是最早让囤积癖被大众所知的“鼻祖”,他们的名字甚至一度代表了整个囤积癖群体。 科利尔兄弟出生在美国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家庭,父亲在曼哈顿当医生,母亲是歌剧院的歌手,从小生活优渥,哥哥荷马和弟弟兰利先后进入了哥伦比亚大学,前者主修海事法律,后者学习工程和化学。 哥哥当了律师,弟弟从小学习钢琴,毕业后成了钢琴经销商,日子可以说过的相当潇洒。1919年,他们的父母分居,没结婚也没独居过的兄弟俩选择和母亲一起住在公寓里。
日子没过几年,父亲去世,兄弟俩继承了他的所有遗产,包括大量医疗器械和专业书籍。不久后母亲也去世,哥俩则继续住在曼哈顿哈林区的公寓中。 自那以后,生活开始捉弄兄弟俩。先是哥哥荷马因中风眼底出血导致失明,后来又因为风湿而瘫痪,只能长期居家,而弟弟则辞去了钢琴经销商的工作全职照顾哥哥。 1930年代的大萧条打乱了原本稳固的阶层,大量贫民和黑人涌入原本属于富有阶级的社区,兄弟俩所在的哈林区就是典型,犯罪率显著增加。 1930年代,大量非洲裔居民涌入哈林区
科利尔兄弟因为担心安全问题而逐渐过上了“自闭生活”,开始变得有些神经质,甚至认为如果把哥哥送到医院,医生会加害于他,他们只信任父亲留下来的那15000本医学书籍。 由于兰利不愿意在白天出门,只会在午夜出门购买生活必需品,可是有几家商店会营业到深夜呢?于是就渐渐发展成从店铺每天的垃圾中捡食物带回家里给哥哥吃。 后来,因为科利尔兄弟不再缴费,他们的电话线被掐断,水电煤气都被暂停供应。兰利把一台汽车发动机改装成发电机,用水泵从附近的公园里取水,冬天会用小型煤油取暖器为房间供暖。 由于兄弟俩古怪的生活作息,街坊邻居开始传起谣言来,说他们家里藏了大量贵重物品和金钱,与世隔绝就是怕人偷他们的财产。

1939年,荷马·科利尔与闯入的警察吵架

事情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后进入高潮,文章声称兄弟俩拒绝了房产经纪人购买房子的请求,对方开价高达125000美元,相当于2019年的195万美元。 报道刊登后,仿佛坐实了兄弟两人拥有大量财富的传言,便引来了大量不速之客,有想要入室盗窃的小偷,有路过对窗户扔石子的熊孩子。 这些遭遇直接让兄弟两人变得更加敏感封闭,他们在用铁丝放上了窗户,拆掉了门铃和电话,拒绝一切人来访,学工程的弟弟兰利还制作了很多陷阱,以防陌生人闯入。至此,两人彻底成为了纽约市的传说。 1947年3月21日,纽约警察接到匿名电话报警,报警者声称科利尔兄弟家里传出来尸体腐烂的味道。警察赶到后发现很难进入房屋搜查,一楼窗户被铁栅栏封死,内部像迷宫一样。 最终一个巡警从二楼的窗户进入卧室,最终花了5个小时才找到了哥哥荷马的尸体,法医检查后认为他在10个小时前死亡,死因是饥饿和心脏病发作。 可是警方却迟迟没有找到弟弟兰利的身影,他们怀疑当初匿名报警的正是弟弟,他在警方赶来之前就逃走了。荷马死亡消息在社区里传开,一时间谣言四起,有人说在公共汽车上看到了兰利,警方也因为这些谣言白跑了9个州。 另一边,警察继续搜查房屋,两兄弟的垃圾乐园逐渐展现在公众面前。3000多本书、过时的电话黄页、马的颚骨、施坦威钢琴、X射线机、无数份旧报纸被警察从二楼的窗户直接扔到街道上。

从第一层清理出了19吨垃圾后,警察又花了一周时间清理出了另外84吨垃圾,期间引来了超过2000人的围观。 在4月8日,警方发现荷马死亡后的第19天,一名工人在荷马尸体位置的不远处发现了弟弟兰利的尸体,他藏在一条约60厘米宽的垃圾隧道中,尸体已经腐烂且被老鼠啃咬过,这才是匿名报警人所说的腐烂气味的真正来源。
法医检查后认为,兰利早在3月9号就已经死亡,可能是意外触发了自己设下的陷阱,受伤后他爬行穿过隧道给哥哥送食物,最终的死因是窒息。 最终,警察和工人一共从屋子里清理出120吨杂物和垃圾,其中有些特别的物品还被收入博物馆。这栋房子随后铲平,原因是年久失修且有火灾的隐患。 科利尔兄弟的后半生固然是凄惨的,不过他们的故事却非常耐人寻味。两兄弟家境优越学历也高,为什么会发展成古怪的囤积癖,这与我们认为穷人才捡垃圾的直觉是相悖的。 类似的富人囤积癖案例其实并不罕见,西方世界有很多著名囤积癖都是出身名门望族或是成名已久。这其实也正暗示着囤积癖并非只与观念和习惯相关。 在1990年代,囤积癖被当做一个比较严重的心理疾病,约有2-5%的人有病态的囤积症状,早年囤积癖被当做是一种强迫症。 强迫症里,强迫观念的出现会让患者感到焦虑,而强迫行为会减轻这种不适。如果囤积行为是由强迫症激发的,患者会感到痛苦,而捡垃圾就是他们唯一的消解方式。 但是囤积癖患者大多数并非如此,囤积行为是能让他们感到和谐和快乐的,只有被家人干预后才可能感到痛苦。另外,强迫症的治疗方法对大多数囤积癖患者来说也是无效的。
囤积癖的本质是收集物件,很多人也都有收集物品的爱好,他们乐此不疲地在现实或者游戏中释放自己的收集欲,是不是意味着如果一个收藏家以收藏垃圾为乐,他就是一个囤积癖呢? 其实不然,收藏家的收藏行为是可控且理智的,他们对购买藏品有合理的预算和动机,可能出于喜爱,可能出于利益,且他们会对藏品分类和整理,并乐于向他人展示自己的藏品,而囤积癖不会整理自己的捡来的垃圾,也愧于向他人展示自己的藏品,更不会考虑对藏品进行买卖。 那么囤积癖是天生的还是后天习得的呢?这个问题其实还有一定争议,有研究指出85%的囤积癖患者有一个以上的直系亲属也有强烈的囤积倾向,但这个数据也很难说明究竟是遗传基因还是生活习惯的影响。

也有研究者认为囤积行为是写在我们基因里的本能,只不过由于一些生活经历或精神压力意外触发,以至于达到病态的程度。 在自然界里,很多动物都有类似的囤积行为,比如松鼠会在冬天前囤积大量的坚果,北美星鸦每年秋天可以囤积10000颗松子……这些都是它们度过艰难环境的手段。
在动物实验中,特定的环境压力会激发强烈的囤积行为。一种生活在沙漠的更格卢鼠在定期喂养的状态下表现得非常消极,没有出现明显的囤积行为。 一旦食物不足,其体重开始下降,它们的大脑就会感受到压力而分泌激素,促使它们开始囤积。如果囤积过程中出现了食物被偷的情况,它们会将所有食物塞进嘴里储存。
在科利尔兄弟的案例中,两个人也是在经历了父母双亡、社区环境变化、陌生人骚扰偷盗等事情后才逐渐走向无法抑制的囤积。 而国内报道的囤积癖老人也大多是有子女疏远、工作状态变化(退休)等诱因的,他们的心理状态大多缺乏安全感。 研究发现囤积行为与眶额皮质的异常相关,囤积癖在做出与物品有关的选择时,眶额皮质的活动增加,这个区域与认知决策有关。另有部分患者是在眶额皮质受损后才出现囤积行为。 目前最有效的囤积癖治疗方法也是认知行为疗法,通过矫正患者不合理的认知来改变心理问题,需要训练有素的心理治疗师数月的上门拜访,实际执行还是存在很多的困难。 同理,如果我们想要纠正家人囤积的倾向,最好的方法不是偷偷扔掉或卖掉他们的收集品,那样只会加重他们的焦虑和不安,很可能适得其反。也不要抨击批评他们,毕竟囤积是每个人的本能,谁也躲不过。

试想一下,如果有人偷偷把你存满“学习资料”的硬盘、所有游戏的通关全收集存档、精挑细选好几年存下的口红、6级账号的视频网站收藏夹、存了10年照片的相机储存卡……弄坏或者删光了,你会从此不碰它们吗?

钟远惠,刘峥荣,何晓华,周海平,谢穗峰.囤积症患者心理特征及影响患病的相关因素分析[J].中国医药科学,2019,9(17):35-38.郭婷. 高校生囤积行为的特征及其执行功能研究[D].哈尔滨师范大学,2015.杜建政,景卫丽.囤积症的行为心理特征及相关因素[J].心理科学,2014,37(04):993-997.Stephanie Preston. Your brain evolved to hoard supplies and shame others for doing the same. the conversation, March 27, 2020.
Mary Duenwald. The Psychology of...Hoarding. Discover, January 20, 2004 8:00 AM.BONNIE TSUI. WHY DO YOU HOARD? Pacific Standard, UPDATED:JUN 14, 2017ORIGINAL:APR 29, 2013.来源:SME科技故事

死在120吨垃圾旁边的囤积癖绅士,彻底打破“穷人才捡垃圾”的误解

图文简介

死在120吨垃圾旁边的囤积癖绅士,彻底打破“穷人才捡垃圾”的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