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img1.ph.126.net/1gUQzmCctFW4cUsdDouF8Q==/1592866893222642550.jpg 特工是和空间站派出所的民警一起到铁柱所在的球通快递空间站门市部逮捕的赵铁柱。那几个小民警平时和铁柱也算有点小交情。巡逻路过的时候,如果刚好工休,还会拉着铁柱一起抽几根烟,随便扯几句天南海北的趣闻。所以,当铁柱刚刚看到他们过来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掏口袋,拿烟和火机。丝毫没有注意到民警身后,还跟着个穿着黑色西装,微微有些秃了头,带着墨镜的四五十岁的老男人。 一看到铁柱在从兜里掏东西,老男人马上开始行动了。先是打了个唿哨,然后快步从民警身后冲到最前面。旁边不知何时,一左一右又各冲出来了个与老男人同样装束的年轻人。老男人冲到铁柱身前,飞起就是一脚。铁柱眼前一黑,他的这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赵铁柱迷迷糊糊的审讯室的椅子上清醒了过来。嘴角被打破的伤口还留着鲜血,胸口的肋骨可能已经被打断了几根,浑身疼的不行不行的。被几个不明身份的人轮番打了一个多小时,任谁也扛不住。但是为什么会被抓来这,为什么要挨打,甚至是谁抓的他,铁柱至今还不甚明白。以这个祖籍中国西南小山村,外出打工的小青年的理解能力,他在以后的日子应该也很难再有机会明白了。 “既然他什么都不说,那就带去会场吧,他们都等着呢。”带头的老男人叹了口气说道。他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之中忽闪忽闪的,让人看得心惶惶的。 “好的,老大。”跟着那个老男人一同前来的俩年轻人,显然是刚刚入行不久的新人。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着对前辈的敬意以及对面前罪犯的鄙视。 此时的铁柱,已经是精疲力尽。原来挨打也会消耗这么多的体力。俩年轻特工见到铁柱这样,也是没了办法。只好一边一个,架着他从审讯室的门口往外拖了出去。老特工和俩民警跟在后面也踱步走了出去。 “我什么都没做啊。”铁柱一边被架着出门,一路还在絮絮叨叨的不断重复的嘀咕着这句话。 俩年轻特工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铁柱是想招了,还会低下头凑上去听一会儿。到后来,连铁柱自己都再没力气开口说话了。就这样沿着审讯室出口前的走廊走了约五分钟的样子,一行人已经来到了派出所的大门口。 此时此刻的门外,到处都是前来采访的记者。面对着这么多的闪光灯,从门里出来的所有人的眼睛都给射的睁不开了。连经验最丰富老特工也不常遇到过这样的阵势。对于记者的提问,铁柱是根本就没有听清细节的体力了,三位黑衣特工自然是拒绝回答全部的问题。剩下可供采访的对象,也就只剩下了那几个跟着身后一同出门的民警。借着记者们转移采访对象的档口,三位黑衣特工一把就把铁柱塞进了早已在门口等候的黑色轿车的后座上。老特工也跟了进去。俩年轻特工一左一右也上了黑色轿车的前排。随着底部推进器的启动,黑色轿车从地上直接升到了人群的头顶。然后,疾驰而去。留下一群嘴里含糊不清,还在咒骂着什么的记者。 车行没多久,就来到了空间站最高级的新城花园酒店的顶楼停车坪。由于这是个才建成不久的小型空间站,因此在最初的规划中,酒店的顶层大厅就被当成是市政府对全民进行演讲的地点之一。但是,此时的演讲厅内,并没有像往常安排的各种演讲一样聚集着各处前来的媒体记者。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样装束的外星政府派来地球的公使。而在演讲台上,也找不到原先固定摆放着的演讲设备,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套竖立放置的类似鱼缸的设备。 刚刚进了大厅,铁柱就被俩个同样穿着黑色制式西装的特工给架过去塞进了鱼缸。 身处鱼缸中的铁柱,根本动弹不得。不过这样一来,倒也不必花费更多力气让自己站着。他享受到了今天第一次的轻松。 外面发生的事情,铁柱此时虽然很是关心,但是他身处鱼缸之中,竟然听不到外面任何的声响。只是看见台上突然上来了个类似星球大战里R2D2的人形机器人,只不过机器脑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装在玻璃罩内的微缩版的假山石。假山石脑袋好像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话,然后台下所有的观众就都开始对着自己指指点点,面部表情很是愤慨。有几个长着 类似人类眼部结构的公使,竟然眼里还噙满着泪水,甚是悲怆。 “这群人是怎么了?”铁柱此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满腹狐疑的望着外面这群奇怪的人。 突然,假山石脑袋走上前来按了下鱼缸上的一个按钮,瞬间所有鱼缸上的接缝都消失了。鱼缸成了一个长方体样的罩子。铁柱只觉得空气开始变得好热好热。之后,他就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望着鱼缸里的一堆白灰,老迈的地球代表公使此时面色铁青。面对着台下的众多外星公使和身边的这个机器人,他不知该解脱还是无奈。 “毁灭我们主星生态圈的罪魁祸首已经伏法,从银河系文明联盟的法律上来说,我们已经没办法再要求更多了。但是这事还是不会就此结束的。以后,你们地球人就是我们塞尔人所有部落的公敌。”地球上的汉语人口是最多的,因此假山石脑袋开始切换到汉语与地球代表公使进行谈判。 地球代表公使是个矮小的中国老头,四十多年的从政以及外交经历,让他拥有着比别人更加丰富的人生阅历以及更加老道的待人处世的办法。面对着面前这个机器人冷冰冰毫无感情色彩的语调,公使大人还是感觉到很强烈的恐惧。此时的他深知,若是外交官在与别国外交官进行交涉的时候,自己内心感到胆怯,无异于自乱阵脚。但是,这毕竟是地球在重新加入银河系文明联盟之后的第一次出现外交危机。 当时的地球人已经知道,地球生命演化至今四十六亿年的历史长河之中,灵长类一直占据着主导者的地位。这也是对达尔文进化论的一种证明。虽然古猿进化成人类始祖至今不过短短七百万年历史,而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文明只不过才三百万年的时间。但是地球文明其实已经走过了四十多亿年的光荣岁月。期间,各种文明以不同的形式大起大落。总共出现了约四十种不同的文明。这些文明的意识形态各不相同,技术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只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都属于现代人类对于地球生命形态划分的灵长类。距今约二十二亿年前,地球文明正处在第二十三代文明的鼎盛时期。当时的地球人发展出了超光速曲率引擎,真正实现了深空探索的第一步。孤傲的地球人,以为自己是宇宙中的唯一。但直到远离了故土地球的引力控制,才感受到宇宙原来是这样的庞大。当时的地球人,很快就发现原来银河系之中充满着各式各样的文明形式。地球文明不是孤独的,地球文明只不过是银河系诸多文明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在了解到真相的那一刻,远古地球人并没有因为从巅峰落到低谷的任何一丝沮丧,反而燃起了他们无穷的斗志。通过不懈的努力,当时的地球文明成功的通过与其余七个文明组成联盟的方式成为了银河系文明群中一个重要的成员。而这个八星联盟,也是日后银河系文明联盟的雏形。 第二十三代地球文明前后跨越了四亿多年的历史,成为了地球文明中最璀璨的一颗明珠。最后消失的原因,至今也还未证实。其中最可信的学说,就是当时的地球文明已经出现了可以使得个体突破纬度限制,得以进入了更高维度的宇宙空间的水平。对于四维或更高纬度的研究,使得整个文明脱离了现在三维宇宙空间的束缚,成为了银河系首个实现飞升的文明。 现代地球人在通过多次真正意义上的考古大发现之后,从中获得了诸多失落地球远古文明的遗珠。这才得以实现近现代最大规模的技术爆炸。从而实现了重新获得银河系文明联盟常任理事文明的地位。 凭心而论,以地球现有的技术水平,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地球人的历史实在是太受外星文明的推崇了。多次的大起大落之后,仍能进化出高智慧文明,实属不易。加之不断取得突破的考古发现,人类的进步更是以惊人的速度在提升着。大有超越第二十三代地球文明的趋势。 此时的地球代表大使,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开始直面眼前的这个怪异的外星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开始了。 老特工没有心思再继续看着眼前的这场战斗,他选择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开始反复的查看着 来自赵铁柱最后驾驶的球通快递货运飞船的行船记录器记录的影像,上面记录着铁柱在一天前的工作状况。无声的录像,就像是失去灵魂的个体,毫无生命力可言。由于外太空的真空环境,行船记录器一般都没有记录声音的能力。想到这,老特工无奈的摇了摇头,抽回了自己还在那调大音量的右手。狠狠的抽了一口从烟灰缸上捡起的香烟。一瞬间,那根烟短了三分之一。 这时,跟着他办事那俩年轻特工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207向老大报到。” “208向老大报到。” 劳达是老特工的名字。于是乎,老大,就成了这两个年轻人对于这位身经百战的老特工的尊称。投身这行三十年了,老特工经常会给自己的同事起各种各样的绰号。但是,“老大”还是第一次听到。虽然不喜欢,但是好像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还能借这俩字的威风,来压压这俩刚加入组织没多久的年轻人。 看着这俩年轻人,老特工就想到以前自己年轻的时候,刚刚加入地球防卫总署情报部的样子。他是第一批直接从各国的情报机构培训基地的毕业生中抽调而来的特工里的一个。跟他同一时期加入的人,有差不多50人,分属于英、美、德、法、中、俄、以这七个国家的将近二十个不同的情报部门。有摩萨德,有中情局,有克格勃。当时,加入地球防卫总署的人,一个共同的任务。那就是保证地球在与某个外星文明建立关系之后,保证地球人的利益不受侵犯。 “老大,您怎么啦。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像您啊。”站在左侧的那位年轻人,编号207。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老特工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再次打开了屏幕上的播放器,然后将显示器转向了两个年轻人站着的方向。顺手又把刚刚完成的报告也丢了出去。 两个年轻人,傻愣愣的看着屏幕,翻看着手里的纸质报告。然后是将近半个小时的沉默。 “老大,这么说,您认为他是无辜的喽”208首先发声。 “是的。他就是个不负责任的倒霉蛋。”老大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耸了耸肩说到。“你们知道生物入侵的概念吧?对于人类来说,生物入侵就是指由原生存地经自然的或人为的途径侵入到另一个新的环境,对被入侵地的生物多样性、农林牧渔业生产以及人类健康造成经济损失或生态灾难的过程。” 老大停顿了一下,让这两个年轻人回忆了一下小时候所学的生物学知识。然后接着说到“对于地球上的生物来说,普遍的生存环境就是有光,有水和适宜的温度,以及合适的生物链。离开这些,按常理来说,不管是高级的哺乳动物还是低级的单细胞生物都将无法生存。但是,你们别忘了,地球上还存在有一些所谓的生命禁区。例如火山口,盐碱地等。这些对于普通生物来说就是个噩梦。可是对于一些特殊的物种,那却是他们的天堂。甚至还形成了足够规模的生物圈。这些环境,在地球上很难遇到。在外层空间却不是这样。这些非主流的小生命可以轻而易举的在外层空间找到自己的伊甸园。” “这个我们都能理解啊,都是小时候就学过的知识了。” “你们有想过没?如果这些非主流小生命如果由于某种原因,真的离开了地球,到了适合自己生存的环境里。他入侵的那个星球,刚好已经存在了相当稳定的生态系统。那么他的到来,就有可能会对原本的环境造成很大的影响。如果刚好是特别适宜的生存环境,那么他甚至会超越当地的土著生物,成为当地生物圈内的主宰。” 207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的问到。“您的意思是?” 老大此时已经又点上了一根香烟。一个烟圈之后,老特工说出了两个年轻人已经猜到的结局。“我相信你们也都了解过,塞尔人与人类不同,属于硅基生命,但是在分子构成和遗传学方面有很大的不同。塞尔主星的恶劣环境,演化出了塞尔人这种体积只有地球上普通灰尘一般 大小的低熵体生命。只需要很少的能量就能足够保证生命的延续。单个的塞尔人根本不具有高级智慧生命的特征,只有最基础的条件反射。数以亿计的塞尔人颗粒组合在一起后,形成了一个群落,才会使得塞尔人以一个正常的有逻辑的生命体出现。你们在会场上看见的那个石头脑袋,其实就是一个塞尔人群落。那个机器人不过就是他与地球人交流的载体。塞尔人本身是没有语言的,只有以电磁波为载体的交流形式。因此地球人很难理解塞尔人的生命形式。”老特工说到这,故意停顿了下,让两个年轻人消化一下之前的知识,然后才开始接着往下说。 “这个倒霉蛋想偷懒睡个午觉,挑选了一个看似毫无生机的小行星着陆了。没想到在他的脚下,其实是个他无法理解的生机盎然的世界。也没有想到,他飞船的着陆架上会黏附着很多的地球微生物孢子。飞船着陆时尾焰的温度,使得他们从冬眠之中醒了过来。在之后的一小时内,着陆区刚好运转到了塞尔主星的向阳面。持续的升温,使得这些地球入侵者很快的开始了分裂繁殖。其代谢产生的废物,对于碳基生命来说,是无害的。但是对于硅基生命却是致命的。至于是何种成分,我们目前还没有足够的数据可供分析。但几乎可以确定的是,碳基地球微生物所产生的代谢物,污染了土著硅基生命的环境,这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这群可怜的倒霉蛋。”

【原创】快递员之死

图文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