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南方小伙伴别说雪了,雨都没太见着,想要下场痛快的雪真有这么难嘛?

↑近10天南方绝大多数地区降水较常年同期偏少8成以上。

尤其前几天,盛行的偏北风从北到南将水汽吹了个干净,导致全国大部都是干燥一片,就连海边的福建广东等地都出现相对湿度不足20%的情况。

尤其广东由于持续少雨,主要江河水位比往年同期明显偏低,全省多地面临干旱挑战。据媒体报道,日前广东省政府已发出抗大旱、抗长旱动员,深圳市水务局还在召开媒体通气会上表示,深圳正面临建市以来最严重旱情。

等一场不知何时能下的雪,成了南方小伙伴最近最期待的事情。

问题来了,想要下场痛快的雪真有这么难嘛?

大气中的水汽凝华或水滴直接凝固,就成了雪花,当它不断聚合变大,直到空气托不住,就会从天而降,形成降雪。

所以降雪的关键是水汽、气温和动力条件。可以说,大多数情况下,降雪是冷空气和暖湿气流精心“烹饪”的结果,前者创造合适的烹饪条件——气温,后者提供基础食材——水汽,配合动力条件,嘭嘭嘭,雪花就来了。

于是,南方北方各自下雪的“痛点”就很清楚了,卡住南方雪“脖子”的主要是气温,北方则是水汽。

一般来看,北方10月开始就陆续出现降雪,南方则要1-2月前后才多起来,因为此时南方基本在冬季气温低谷,配合南支槽带来的孟加拉湾水汽,降雪才有更大机会。

上文说的是降雪的基本情况,全国各地情况不同,也有几个特殊的下雪“大户”。

●比如北疆地区。

这里是影响我国的西路冷空气的前哨站,几乎每次来冷空气,北疆地区就容易有雨雪出现。以乌鲁木齐为例,1991-2020近30年的年平均降雪日数高达64.2天,是全国省会级城市里雪日最多的地方。

虽然地处远离海洋的西北内陆地区,与干燥的北方其他地区相比,新疆北部地区的水汽条件却好得多。因为有不远万里的大西洋和里海的水汽乘着西风而来,加上阿拉伯海来的西南路水汽,它们在咸海一带汇集,然后输送到北疆地区。当冷空气到来时,又有天山山脉和阿尔泰山脉的地形抬升辅助作用,降雪便容易出现了。

↑2021年11月1日,新疆巴音布鲁克迎来了降雪天气,积雪与群山相映,天地辽阔。

●又如内蒙古东部和东北地区。

刚刚过去的11月,三场寒潮导致内蒙古东部和东北地区接连遭遇罕见强降雪。内蒙古通辽以61厘米打破1951年创造的积雪深度纪录;辽宁阜新、吉林双辽甚至翻倍刷新积雪历史纪录;黑龙江东北部出现大暴雪到特大暴雪,积雪深度普遍达到25~49厘米。

这几次强降雪,有其特殊因素。这三次寒潮过程,在东北地区上空都有高空冷涡或高空槽配合地面气旋,将黄海、渤海甚至日本海的水汽输入东北地区,提供了降雪所需的充沛水汽。尤其通辽一带处于蒙古高原向辽河平原过渡地区,气旋东移过程中,偏东南水汽也受到了地形抬升影响,导致了通辽一带出现积雪超60厘米的极端强降雪。

对“渴雪”的南方小伙伴来说,这样凶猛的雪,真的是又羡慕又怕。

●再比如素有“雪窝”之称的山东威海烟台等地。

↑2020年12月29日开始,山东威海文登区遭遇持续性降雪,厚厚积雪覆盖整个城市,道路积雪严重,能见度较低,行人出行受阻。

这里有独特的降雪形式——冷流降雪。

↑图为2019年30日14时云图,烟台等地出现冷流降雪。

11月以后,冷空气实力逐渐加强,气温与海温迅速下降,尤其气温下降更快,海气温差加大,近海面上空凝结高度降低,更易形成降雪;当冷空气途经相对暖湿的渤海、黄海,影响地处山东丘陵北侧迎风坡的威海、烟台等地时,冷空气携水汽还会被迫抬升,因此造就了这些地方“雪窝”之称。

有下雪“大户”,就有下雪“困难户”。

从气候角度来看,气温条件摆在那,越往南降雪就越难。像南岭以南的华南地区,想下雪什么的基本就只能是想想而已。

但也有例外,比如2016年“霸王级”寒潮就曾破纪录地将雪线南推到了珠三角地区,雪花和冰粒(雪籽)随着寒潮一路南下,在珠三角地区最南达到了深圳-香港-中山-台山一线,在广西,“攻陷”了钦州、防城、东兴。

这打破了1951年以来我国最南降雪纪录,在历史文献上,华南上次这样大规模的降雪,还是民国(1929年)以及晚清(1893年光绪年间)时期有过。

这场雪,堪称奇迹。

多数情况下,想下雪并不是冷空气越强越好,冷暖气流势均力敌才会有痛快降雪。冷空气太强,暖湿气流来不及抵抗就会被击垮,从低空到高空都盛行干冷北风,水汽会被吹得一干二净,雪花什么的根本见不着。

像2008年初南方遭遇大范围雨雪冰冻灾害,就是多轮冷空气的持续发力,且都不是特别强,这样才有冷暖气流的持续拉锯与对抗,进而导致影响时间长、范围大的雨雪冰冻灾害。

但对华南地区而言,只有实力强悍的冷空气才有机会让雪花飘落岭南。2016年的那场“霸王级”寒潮实力之强就十分罕见,降温后,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最低气温逼近零下10℃,0℃线越过了南岭,深入华南地区,冷高压1042.5百帕中心直接推进到了广东北部。

更巧合的是,那时的大环流背景下,华南一带的水汽条件其实并不好,但就在23-24日影响广东的时候,虽然低层空气确实很干,但是中高层700百帕高度却出现了偏西南气流,提供了这场降雪所需的水汽和动力条件。

于是,2016年1月23日白天,首先是粤北地区出现雪或雨夹雪,24日早晨广东中部包括广州出现霰和雨夹雪,24日白天深圳、珠海、香港和澳门都观测到霰或雨夹雪或小雪,广东中南部多站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观测记录。

↑2016年1月2,华南多地出现降雪,雪人引起众人争相围观拍照。

华南下雪难已是共识,但地处北方又离渤海不算远的北京,也不是下雪“大户”。

北京两面环山,平原地带只有东侧和南侧没有群山遮挡,所以只能靠低层东风回流的偏东气流将渤海水汽带来北京,才有机会下场痛快雪!

↑2021年12月9日早晨,北京城区下雨,怀柔出现降雪。

用中国天气首席气象分析师胡啸的话总结一下:广东遇雪概率机会少,难度大,所谓可遇不可求;北京遇雪机会多,但变化大,预见不如遇见;北疆和东北地区遇雪概率大,机会多,雪量也大,遇见了就不得不见。

还在等雪的大家,不如保持着这份期待,一起等一场“晨起开门雪满山”吧

灵魂发问:如何才能下场痛快的雪?

图文简介

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