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有这样的时候,明明有朋友陪在身边,但抑郁情绪还是莫名地涌上心头?明明岁月静好,但还是会暴跳如雷、焦躁不安?你可能还去看过形形色色的心理医生,吃过五花八门的精神药物。人的大脑和思绪是地球上最复杂的硬件和软件,根本不是简单几句心理按摩就能改变的,正如中国的一句老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当然,这只是传统上人们的理解,历史上极少数的人真的因为一些事彻底改变了性格。而这当中有一个人不仅改变了自己,甚至还改变了人类脑科学的研究进程,他就是菲尼斯•盖奇(Phineas Gage,1823-1860)。

菲尼斯•盖奇,为何拿着根棍子?后面你就知道了 | Wikimedia Commons

可怕的爆破事故

盖奇原本是美国大西部铁路公司的一位爆破工人工头,1848年9月13日,正是173年前的今天,当时他们一行工人正在拉特兰郡的铁路段实行巨石爆破任务。19世纪的火车经常会被山崖滚落的石块侵扰,那时没有方便的大型起重设备,因此搬离巨石的办法通常是用火药将其炸碎,再由铁路工人清理掉小石块。

9月13日的下午四点半左右,天已经擦黑,盖奇和他的工友正琢磨把剩下的任务完成后去哪里放松一下,大家聊的嘻嘻哈哈不亦乐乎。面对最后一块巨石,盖奇一边拿着铁棍夯实孔洞中的炸药,一面回头和工友谈笑,说到最开心的时候,盖奇甚至用下巴顶住了铁棍,而万万没想到的是,上一道工序的工友,居然忘记在放好火药后盖上防炸沙土。

卡文迪什(Cavendish)镇的地图,右下角标着A的两个点,是事故可能的发生地点 | Wikimedia Commons

在火药和铁棍几次重击之后,真正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一声巨响,火星点燃了铁棍下的火药,这根长达1.1米,直径3.2公分,重达6公斤的铁棍居然从盖奇的下巴处瞬间炸飞,直接贯穿了盖奇的眼球,接着在他前侧头颅穿破了一个大窟窿,余势未消飞出25米!

所有人都认定他必然死了,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两分钟后,无比坚强的盖奇居然恢复了意识。人们赶忙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在反复昏迷和清醒之后,盖奇竟然在三周后惊人的能够再次站立起来!并且在大脑如此重创之下,能够进行基本的交流,这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菲尼斯•盖奇的头骨图画 | Wikimedia Commons

梦魇才刚刚开始

幸运的盖奇慢慢康复,还在智利谋得了一份驿站马车夫的新工作,一切看似十分顺利,如有天助。但这只是外人的看法,对于盖奇周围的亲朋好友来说,真正的梦魇才刚刚开始。事故发生后的盖奇,彻彻底底变成了另一个盖奇,原本友善温和的他变得前所未有的躁郁、寡欢、易怒,可以说现在的盖奇就像一个完全不听话的熊孩子。

同时盖奇还时不时的爆发癫痫症状,在事故后的12年,盖奇最终死于重度癫痫。虽然盖奇结束了他的不幸遭遇,他为神经学、脑科学、精神学等学科积累的宝贵素材,却流传至今。人类第一次意识到,大脑与性格的直接关系,使人的“肉体”和“灵魂”联系在一起。而脑部的一个关键位置,就是我们的大脑前额叶,也就是在盖奇的事故中,导致他性格巨变的位置。

菲尼斯•盖奇大脑受伤状况的复原图 | M Thiebaut de Schotten et al. / Cereb Cortex (2015)

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人类对脑科学的认知也在不断深入,在盖奇事故的百年后,脑科学史上又发生了一件大事,不如盖奇的遭遇那样具有戏剧性,但其影响更加深远和恐怖。

1949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颁给了沃尔特•赫斯(Walter Hess)和埃加斯•莫尼兹(Egas Moniz),因为他们发现,一种脑手术对一些精神疾病有非常积极的治疗效果,这在当时几乎是里程碑式的。一些精神异常的患者在前额叶与其他部分的连接被切断后,性格明显变得平静安详,这种手术被称为脑白质切除(lobotomy)。

脑白质切除术使用的在颅骨上钻孔的工具 | Bjoertvedt / Wikimedia Commons

然而家人和医生后来发现,病人虽然不再狂躁,但表现仿佛失去了“灵魂”。他们的行动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对任何事情不再有兴趣,对子女充满母爱的妈妈,也对孩子漠不关心。然而脑白质切除的流行势不可挡,有几万人做了这种手术,其中许多并非重度精神疾病患者,甚至只是行为不符合规矩。许多动了手术的人至今在世,几乎成了诺贝尔奖的历史中最黑暗的一笔!有名的电影《飞越疯人院》和《禁闭岛》里,都出现了这种残忍的“治疗方法”。

科学带来曙光

虽然诺奖和现代医学的重大错误,给人类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但不可否认的是,对大脑前额叶的改变,的确能产生诸多生理甚至心理的改变。比如在小鼠实验中,通过改变或切除部分大脑前额叶结构,会让具有进攻性的小鼠变得十分安详,也可以让保守怯懦的小鼠变得惹是生非。

而近期的人类医学研究中,研究抑郁症的女神经学家海伦•梅伯克(Helen Mayberg)发现,抑郁症跟大脑额叶皮质的布罗德曼25区(Brodmann Area25)息息相关,这是个很小的区域,但它与我们的前额叶存在大量的神经联系。抑郁症患者的布罗德曼25区通常比较小,而且经常异常活动。

后续研究中有了惊人的发现,只需在这个布罗德曼25区插入一个微小的电极,通过电流刺激该区域以调节其活跃度,抑郁症患者就会有非常显著的情绪改善!目前这项手术已经非常完善,做了该手术后的病人也没有出现任何负面效果(除了稍微贵了一些),这项技术可以把承受巨大痛苦,产生轻生念头的抑郁症患者拉回正常生活,实乃胜造七级浮屠!

目前人类对自己大脑的了解,只能说是起步阶段。但我们可以确信的是,因为外伤、疾病,甚至可能仅是衰老,大脑改变的时候,我们的性情会随之发生改变。我们的前额叶皮质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如果你的家人、朋友有一天突然性格大变,甚至变得让人难以忍受,一个实际的建议是就医进行检查,寻找内在的病理原因。而非一味地埋怨对方“变了一个人”,千万不要错过救人性命的关键机会!

菲尼斯•盖奇的纪念牌 | Daniel G. Axtell / Wikimedia Commons

最后,我们也要缅怀菲尼斯•盖奇这位不幸的英雄,借由他,我们才开启了对前额叶脑科学的探索。他的头骨连同那根贯穿他大脑的铁棍,如今安放在美国哈佛医学院的沃伦解剖学博物馆,勉励我们继续探索大脑的秘密!

来源: 物种日历

一根直径三厘米的铁棍,穿过了他的脑袋

图文简介

你是不是有这样的时候,明明有朋友陪在身边,但抑郁情绪还是莫名地涌上心头?明明岁月静好,但还是会暴跳如雷、焦躁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