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亿年过去了。

从石炭纪末期出现在地球上开始,苏铁纲植物扛过了三次大灭绝事件:二叠纪末、三叠纪末和白垩纪末,而且在前两次之后都重新占据了全球植被中的重要地位。即便在新生代惜败于被子植物,毕竟也从第四纪反复无常的冰川天灾之下保住了根苗。如今,站在灭绝悬崖边缘的,是这个类群中最年轻、种类也最多的属——苏铁属。

原因十分荒诞:“有人喜欢它们。”

现生裸子植物总的来说就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种类很少、不同的分支之间差异巨大、没有过渡形态 | Gerhard Leubner / The Seed Biology (2007)

美貌带来的不幸

苏铁属全世界约有100种,其中有22-24种产自中国。由于植株奇特美观,苏铁属植物在园艺领域历来颇受欢迎。其中苏铁(Cycas revoluta)一种,在我国有悠久的栽培历史,古人称之为铁树、凤尾蕉、避火蕉,并留下了“铁树开花”的成语。论颜值,苏铁本种在整个属里算是垫底,而天花板则应该是叉叶苏铁(C. bifida)、多歧苏铁(C. multipinata)、德保苏铁(C. debaoensis)等叶子2-3回分裂的种类,谓之“婆娑”绝不为过。

叉叶苏铁的叶型奇特 | Krzysztof Ziarnek, Kenraiz / Wikimedia Commons

然而,市售的苏铁属植物除了苏铁本种全部为人工繁殖之外,其他种类几乎全部来自野外采挖,野生种群受到非常严重的威胁。2003年的一组数据显示,半数以上国产苏铁属物种野生株数少于10000,且还在快速下降。18年过去了,现在的情况只有更严重。据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龚洵研究员调查,整个云南只有13株多歧苏铁小苗,都在保护区里。

苏铁属物种的现状 | 周洁敏 / 《中南林业调查规划》 (2003)

整个苏铁属里唯一堪称有保护成效的是攀枝花苏铁(C. panzhihuaensis),现存40余万株,是欧亚大陆上最大的野生苏铁种群。对此,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功不可没。上世纪90年代园林植物热起来的时候,攀枝花苏铁也曾遭遇严重盗挖,当时商贩向山民收购的价格仅8分钱一斤。1996年,国务院批准保护区由市级破格提升为国家级,显然有抢救性保护的意图。然而保护区毕竟只能管边界内的事,上表中攀枝花之外的那些地方,已经再也见不到野生的攀枝花苏铁了。

盗卖苏铁屡禁不止

1999年,《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颁布了,苏铁属所有物种都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禁止采集、出售、收购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采挖贩卖野生苏铁属植物,还会触犯《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最多可判刑七年。

但是野生苏铁的处境不仅没有因此好转,近几年反而越来越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电商平台、社交媒体和互联网社群让非法交易更加便捷、隐蔽而难以监管。就在此刻,淘〇、〇鱼、拼〇〇都有大量疑似野生苏铁在售,而最猖獗的是百〇〇吧,“石山苏铁下山桩”、“97斤德保苏铁”就明目张胆写在帖子里。这还只是能看见的部分,在各种聊天群里私下交易的可能更多。

非法售卖野生苏铁的店家比比皆是

私下交易的姑且不论,电商平台的监管不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无法判断被出售的植物是否野生。我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并不限制出售人工繁育的重点保护植物,所以很多卖家声称自己的货不是野生的,就绕过了监管。苏铁属植物的人工繁殖确实不难,尤其是用吸芽营养繁殖,效率还挺高;但是由于生长缓慢,几年时间不可能长到很大。因此,看到大个体、多头、多叶的在售苏铁,基本上可以肯定是野外盗挖的。

叉叶苏铁 | Krzysztof Ziarnek, Kenraiz / Wikimedia Commons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人工繁殖不难,那就大量繁育投放市场,把各种苏铁都做成白菜价,自然也就没人去危害野生种群了。这种想法实在天真,现在卖高价的苏铁都是几十上百年岁数的个体,人工繁育的个体也要种这么久才能具备相当的观赏价值。这个时间成本恐怕没有哪个卖家愿意承担,直接去野外挖是最划算的。对于苏铁这类生长期漫长的物种来说,“以市场促保护”这条路根本就走不通。一个现成的例子就是苏铁本种,人工栽培植株满大街都是,但分布于福建沿海地区的野生种群很可能已经被挖绝种了。

以利益促保护面临瓶颈

谈到人工繁育,还有一些更加复杂的问题。保护区内的濒危物种有国家工作人员巡护,保护区外的则需要依赖社会组织和当地社区居民,而激励社区居民投身保护的方法是让他们从保护中获利。对于苏铁这类有经济价值的濒危物种来说,居民在保护野生种群的同时可以开展人工繁育,出售苗木获取利润以反哺保护行动。

成都植物园的攀枝花苏铁 | Daderot / Wikimedia Commons

这套逻辑看上去通顺,操作起来仍然有障碍——人工苗木不值钱,同时只要允许交易,就无法避免野生植株混在里面非法出售。这样一来,管理良好的社区,会因为收益低而降低保护的积极性;管理不好的社区,做人工繁育的同时也不碍着有人把野生个体挖回来种在自家苗圃里,找机会高价卖掉。真实的保护工作就是这样,充满灰色地带。也许只有等足够可靠的溯源技术开发出来,能够分辨市售的苏铁属植物到底是不是人工栽培,才能有效禁止野生苏铁的买卖。

叉叶苏铁 | 阿橋 HQ / Wikimedia Commons

今天的主角应该是叉叶苏铁,我本来写了一点它的故事,都删了。过去在谈到植物保护的时候,我常说时下亟需更完善的法律、更全面的保护名录,而苏铁属的现状不啻当头棒喝,告诉我只有这两样还远远不够。与此同时我不断地想起邱园的伍德氏非洲铁(Encephalartos woodii),那棵树仅剩一个野生个体,现存的个体都是由它无性繁殖出来,堪称全世界最孤独的树。我国的绝大多数苏铁,都在向它靠拢,越漂亮的靠得越快。此情此景,再要去讲什么有趣的物种冷知识,无疑是残忍的。

来源: 物种日历

长得漂亮又长寿,却给它带来了杀身之祸

图文简介

苏铁属全世界约有100种,其中有22-24种产自中国。由于植株奇特美观,苏铁属植物在园艺领域历来颇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