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各种昆虫。当然那时的我并不认识这些昆虫,更谈不上了解,也无从寻找相关的图书学习探究;与其说是喜欢它们,不如说是喜欢抓它们。这爱好大约得益于我的奶奶——她总是带着我到那时二环路的绿化带上抓虫子:从蚂蚱螳螂,到蝴蝶蜻蜓;从我记事起,我们就一直在这样做了。

云粉蝶 | 吴超

三十年前的北京还远不如现在发达,刚出了二环就有很多的荒地甚至农田。这些环境自然孕育了大量的,形形色色的昆虫。如今,我时常回忆那时抓到过的昆虫,并用现在掌握的些许知识,去判断它们的名字;而云粉蝶,因其独特而易于识别的样貌,便是我记忆中第一批能对上名号的昆虫。

云粉蝶正面 | Mick Sway / Flickr

城市中常见的蝴蝶

云粉蝶在人口密集的北方及东部城市都不少见,或许你没有留意过它们,但它们一定曾与你擦肩而过。这是一种看起来花白色的中小型粉蝶,样貌在蝴蝶中算是中规中矩,很标准的“小白蝴蝶”模样。这些活泼的小蝴蝶的翅膀正面白色,在前后翅边缘有明显的黑褐色云状斑,前翅中室的外缘也有一块大斑;翅膀的反面同样是白色的底色,但在前翅边缘及整个后翅都具有明显的黄绿色云斑;由于蝴蝶停落时,前翅中后部常常被后翅覆盖,因而在休息状态的云粉蝶,看起来就是个白绿相间、明暗斑驳的色调——这也让它们能更好地躲藏在草丛之中,难以被天敌发现。

一对正在千屈菜上交配的云粉蝶 | 吴超

云粉蝶所在的云粉蝶属物种不多,但分布甚广,它们是典型的北方物种;而云粉蝶这个物种也同样广泛地分布在古北区各地,从欧洲一直延绵分布到亚洲东部。在我国,云粉蝶属包含3种,云粉蝶是其中最常见的一个物种,它们在北方多省常见,也向南分布至江苏、四川,甚至云南、广西等南部省份。在城市中,和更加常见的菜粉蝶一样,云粉蝶的幼虫也以十字花科植物为食,寄主涵盖了城市绿地中常见的多种十字花科杂草,这也使得它们成为在城市环境中最常见的几种蝴蝶之一。

云粉蝶的一生

和所有的鳞翅目昆虫一样,云粉蝶同样是完全变态昆虫,它们的一生包含了卵、幼虫、蛹、成虫等四个阶段。雌性云粉蝶会把长柱状的卵直接产在寄主植物的叶片上,以确保新生幼虫能第一时间吃到食物。小幼虫生长的很快,云粉蝶的大龄幼虫样貌普通,是很标准的毛虫样子,偏黄色的身体上有贯穿头尾的蓝灰色纵纹,全身散布着黑色的小斑点。幼虫的任务就是埋头苦吃尽早化蛹,但它们的命运却并不是看上去这么轻松。很多幼虫都会在这个阶段受到寄生蜂的侵扰,而最终在幼虫或蛹的阶段死亡。

粉蝶科,可能为菜粉蝶的蛹,可以看到在胸部的位置有一根很细的丝线用于固定蛹的身体 | 吴超

在残酷的大自然中,只有运气足够好的幼虫才能顺利长大成蝶。老熟的云粉蝶幼虫会在植物或墙壁上化蛹,和凤蝶的蛹相似,粉蝶科的幼虫也会用一圈丝线固定自己的身体,不同的是粉蝶蛹常常紧贴在附着物上,而不是如凤蝶蛹那样有一个显著的角度。在夏季,云粉蝶的蛹大约一周多的时间就能发育完全,成虫从蛹背侧的裂口处钻出,并通过液压逐渐展开翅膀;蝴蝶的羽化时间不长,通常不及一小时,它们就能初试飞行了。

访花的云粉蝶 | Alastair Rae / Wikimedia Commons

成年后的云粉蝶不再像幼虫那样啃咬植物的叶片,它们的口器特化成一个卷曲的吸管状结构用来吸取花蜜等液态食物,这样的口器类型在昆虫学中被称为“虹吸式口器”;截然不同的习性常常被认为能有效地避免成虫与幼虫的资源竞争,这或许也是完全变态昆虫兴盛的原因之一。

云粉蝶如此常见,除了因为它们能很好地适应城市生活、一小块绿地就能让它们繁衍生息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云粉蝶在温度适宜的季节可以持续繁殖发育,而不像很多蝴蝶那样有很长的滞育期。云粉蝶一年发生多代,北方以蛹越冬;在北京,每年3月下旬就能见到第一代云粉蝶的成虫,它们是上一年秋天化蛹的个体。

访花的云粉蝶 | Ettore Balocchi / Wikimedia Commons

在度过了一个漫长冬季后,这一代云粉蝶的体型明显较小,它们在春天十字花科植物开始生长后立刻羽化并开始繁殖,此后,它们的后代将在这一年中繁衍多代,一直到十月下旬都能见到它们体色斑驳的身影在花草丛中飞舞。如今八月将过,不如大家选个周末,在这秋高气爽的节气里去找找我们身边的云粉蝶吧。

来源: 物种日历

你小时候抓过的虫子里,很可能有这种小花蝴蝶

图文简介

云粉蝶在人口密集的北方及东部城市都不少见,或许你没有留意过它们,但它们一定曾与你擦肩而过。这是一种看起来花白色的中小型粉蝶,样貌在蝴蝶中算是中规中矩,很标准的“小白蝴蝶”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