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9日是第四个中国医师节,《协和医学杂志》分享中国麻醉学界 黄宇光 教授的大医初心故事,倾听他们讲述如何“修医德,行仁术,怀救苦之心,做苍生大医”。

《协和医学杂志》副主编

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会长,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国家麻醉专业质控中心主任,中国医师培训学院麻醉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世界麻醉医师协会联盟(WFSA)常务理事,第六届“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国家卫健委“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爱尔兰麻醉医师学院荣誉院士。

他曾是协和医学院最年轻的教授,从医40余载,内修德智,外发事成,在专业领域精耕细作,推动我国麻醉学科发展,立志让世界看见中国麻醉,让中国麻醉在世界舞台发出最强音,他是无数患者和医生心中YYDS。

而每每问及,从曾经的皖医小生到今天的协和麻醉达人,如何淬炼,才能成为一名好大夫,做苍生大医?

他却给出了简单而朴实的三句话:

做大夫,

要从内心坚定治病救人的信念,

要深知“患者以性命相托,我们当以敬畏回报”,

要先成为临床好大夫,并慎始如终,不断修炼,才能做真正的苍生大医。

(以下内容来源于人民政协报 健康周刊)

做大夫,要从内心坚定治病救人的信念我的大学是皖南医学院。当初选择学医,并非因为什么崇高的理想,而是在选择了学医之后,才坚定了治病救人的信念。这份坚定,来自临床经历的点点滴滴,部分与一位年轻患者的救治有关。

那是1983年的一天,我在皖南医学院附属医院实习轮转。医院里收治了一位县城医院转诊来的危重患者,她只有二十几岁,因为结扎手术导致了严重的腹腔感染,进而出现重度休克而被转诊。当时,我被安排为这名患者的管床大夫。注意到患者病情较重,我特地把患者安顿好,开好医嘱后才下班回家。

而第二天一早,当我来到医院,却发现患者的病床已空——人没了。我内心很不是滋味,虽然患者来到医院时已病情危重,但还能够用言语交流,而仅一夜之间,一位年轻妈妈的生命就这样消逝,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位患者,让我体会到生命的脆弱和医学的无能为力,以及要成为一名好大夫,首先要从内心坚定治病救人的信念,并学会换位思考,体谅患者的处境,发自内心给患者以同情。

做大夫,要深知患者以性命相托,我们以敬畏回报还有一个病例让我至今印象深刻。那是20世纪80年代,还在读研究生的我做麻醉科总值班。其间,病房收治了一个先天性心脏病计划进行房缺手术的孩子,她十五六岁,正在备考大学。

由于当时医疗物资还比较匮乏,很多医疗耗材都只能反复使用。

接受心脏手术所需使用的动脉测压管路也属于反复使用的耗材之一,在每次术后,耗材管路都会采用酒精消毒,再反复使用。

很遗憾,这位小患者在心脏手术监测过程中,因反复消毒的耗材发生老化而造成了意外,虽经及时发现、紧急抢救,患者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左手的食指和拇指还是被截肢了,给孩子留下了终生遗憾。

直到现在,再次经过她曾经住过的病房,或者见到曾经照护过孩子的护士,我都会想到那个孩子和她生命中的遗憾。这位令我痛心的小患者,让我明白了要成为一名好大夫,要深知患者以性命相托,我们以敬畏回报,要竭尽所能地避免给患者带来任何伤害和遗憾。

做苍生大医,要先成为临床好大夫,并慎始如终,不断修炼罗来葵教授是我的硕士研究生导师。在20世纪50年代初,他开创了椎管内麻醉,一手硬膜外麻醉技术也是炉火纯青。

罗老师平时话不多,在指导我学习的过程中还经常给我“泼冷水”。但罗老师是一位“顶级的临床好大夫”,是我心目中名副其实的苍生大医。

“医生以医疗为目的诊治患者,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差错,这些差错可能给患者带来终身的遗憾和痛苦。因此,对待患者要从细节处着手。

比如,对于需要打硬膜外麻醉的患者,每一例都要当作这辈子的第一例来打,因为每个患者的生命都同样宝贵,很多的临床问题就出自我们的大意。”这是罗老师时常告诫我的话,他就是这样始终保持着专业敏感性,谨慎地对待每一个患者。

所以在我们的医疗团队抢救患者时,不管是面对如何复杂、疑难的专业问题,只要罗老师一出现,大家内心就踏实了许多,他总能处事不惊地把复杂的临床问题解决掉。

罗老师给我的最大印象是淡定。他一辈子没什么豪言壮语,没在学会或学术杂志任职,也没留下什么著作,他就是踏踏实实地待在手术间,兢兢业业地做一名麻醉大夫。

他还担任了数十年的中央保健医生,医治了诸多国内外知名人士,但从未在我们这些晚辈面前提起过,一直到后来很多老前辈不经意间讲起罗老师的故事,我们才知道那是他做的。

罗老师的从医生涯好像也没有什么高光时刻,但能成为他的学生,我深感荣幸。他一直在教导我“如何做一名临床好大夫”,教导我做大夫不能浮躁,要低调做人、踏实做事。

现在,我体会临床大夫重在“临床”二字,“临床 临床”,其表达的意思是我们的工作重点要围绕“病床”来转,因为床上有我们的病人。

随着年资的增长,我越发感悟到,临床大夫的“临床”二字其深层次的内涵,就是如何体现“一切以患者为中心”,如何践行“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

也是罗老师的言传身教,让我真正体悟了张孝骞大夫常常教育后辈的至理名言——“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很多医生对张孝骞的这句名言并不陌生,甚至也有很多人把这句名言当作一句口号。但其实,做医生的时间越久,对医生这个职业的体悟越深,就越能明白这句话的深刻内涵。患者以性命相托,我们以敬畏回报,贵在慎始如终。

此外,大医需要在实践中不断修炼,团队凝聚力量,才能一起强大。

2006年开始,我从前任科主任任洪智大夫的手里,接过了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的接力棒。

“每个人都把自己当作科室的主任,每个人都把患者的需求当作自己的职责”,是我们麻醉科团队着力打造的科室文化。我们要做“安全麻醉、学术麻醉、品质麻醉、人文麻醉”。也因为这种文化的熏陶,我时常自信且欣慰地说,在协和医院的麻醉科手术台上,病人要死没那么容易,他得过我们团队这一关。

记得我们团队曾成功救治了一位大出血的重症患者。这位患者是一位58岁的女性,因下腔静脉平滑肌瘤于全麻下行“剖腹探查+下腔静脉肿物切除术”。术中,在主刀医生阻断下腔静脉并切开下腔静脉拉出肿物远端的过程中,突发髂静脉破裂致大量出血,患者血压迅速降至41/30 mm Hg,生命即刻陷入危险境地。

这时,麻醉医生立即启动了急救预案,加压补液输血,并泵注大量去甲肾上腺素维持循环……整个抢救过程由团队合作完成。在收到求助信息之后,我们团队除了原本坚守在手术中的麻醉医生,另有多名大夫火速跑至现场协助。这样,经过大家的通力合作,患者在术中出血约9000 mL的情况下,历经9 h成功完成了手术。术后,台上的外科医生给我们发来了一段话:“今天最大的感慨就是麻醉科YYDS(永远的神),我在台上都绝望了,病人都这样了,你们竟然能迅速调整好,手术才得以继续做下去。”

这次参与救治的所有麻醉大夫,也一如既往地收到了科室成员的集体点赞。而在危急时刻,科室里每一位麻醉医生都能以科主任的责任感奔赴手术室,也已经成为流淌在我们血液里的科室文化,成为我们骨子里的条件反射。这文化就是一种信念,大家都是靠着这种信念,规范自己的行为准则,保持好团队的队形。

参与紧急抢救的过程,也常常让我们收获无与伦比的职业成就感。这份成就感,又继续化为我们努力成为好医生的源泉和动力,大家都为成功救治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感到高兴和自豪。尽管过程很辛苦,但这个行业也让我们荣幸地收获这样的值得和幸福。

所以,到底怎样才能成为一名好大夫,成为苍生大医呢?

我想,这是一个逐渐修炼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当患者需要我们,我们要能够发自内心给患者以体谅和同情,能够用专业技能给他们以支撑和呵护,能够让他们转危为安,即便我们不能治好患者的病,也要尽力让患者少一点儿痛苦,多一点儿尊严。

编辑:刘洋 赵娜
审校:李娜 李玉乐 董哲
监制:吴文铭

版权声明:

协和医学杂志倡导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欢迎转载、引用,但需取得本平台授权。如您对文章内容版权存疑,请发送邮件medj@pumch.cn,我们会与您及时沟通处理。本站内容及图片仅供参考、学习使用,不为盈利且不作为诊断、医疗根据。

来源: 协和医学杂志

心怀救苦之心 立为苍生大医

图文简介 原创

8月19日是第四个中国医师节,《协和医学杂志》分享中国麻醉学界 黄宇光 教授的大医初心故事,倾听他们讲述如何“修医德,行仁术,怀救苦之心,做苍生大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