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说:“新冠疫情很可怕,但气候变化可能更糟。”最新研究印证了这个观点。

图片气候变化,比新冠疫情更可怕。|图虫创意

作者|陈锋 南京大学气候与全球变化研究院

在短短二三十年间,全球气候变化从科学界的争论变成了每个人都有所耳闻乃至感同身受的事。我们在不断抱怨着夏天似乎一年比一年热,从前电扇都用不到的北方甚至不得不安装空调。而冬天表面上似乎不如以前寒冷,却常有突如其来的大寒潮,让人叫苦不迭。

外界温度的变化直接影响着我们的身体健康,极端天气更会造成中暑、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疾病。这些疾病虽然是寻常现象,但受到天气变化影响的人数往往以数千万甚至亿计。所以,最终有一些人的生命事实上是在极端的天气事件中戛然而止的。

那么,人类的生存和寿命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有没有精确的数据能告诉我们,气候变化到底夺走了多少人的生命呢?

最近,中国科学家在科技期刊《The Lancet Planetary Health》上发表文章,回答了这个问题。

气候变化真能要命

目前,已有大量证据表明,暴露于室外高温和低温会引发多种健康风险,甚至与之相关的超额死亡也会相应增加。

超额死亡是指在特定时间段内观察到的死亡人数与同一时间段内预期死亡人数之间的差值。将极端天气发生期间的死亡记录与正常时进行对比,就可以将酷热酷寒发生时“额外”的死亡事件剥离出来。

以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的真实数据为例:2020年7月1日,国际期刊JAMA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研究人员估算了美国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5月30日期间,归因于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超额死亡人数。研究结果显示,在此期间美国全因总死亡人数(即因为各种原因死亡的人数)为781000人,比预计的全因死亡人数多出了122300人。同期,美国官方报告的由COVID-19导致死亡的人数为95235人。

超额死亡人数中有78%归因于新冠肺炎,但这仍与官方报道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存在一定差异。这一方面可能是由于官方统计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存在低估,另一方面,疫情期间很多本来能够维持生命的其它疾病患者,有可能因为医院停业而失去生命。

回到气温对健康的影响,类似研究之前在欧美以及我国的不少地区都实施过,但目前已有的结论主要基于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的高质量公共卫生大数据。由于人群特征、地理气候和适应性存在差异,这些证据无法很好地代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相应情况,特别是尚无可靠卫生保健登记系统的广大发展中国家。

本次中国科学家的最新研究,目的就是要弄清全球范围内气候变化带来的极端气温,到底对全球超额死亡存在多大的影响。

气候变化导致全球范围内的额外死亡

该研究利用了43个国家或地区750个城市的每日死亡与室外气温数据,覆盖人数达到了全球人口的46%。在样本数量、人种、分布地域等指标方面,具有极大的代表性,是世界目前同类研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

结合包括地理与气候、健康、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等在内的各种数据,研究人员们构建了预测模型,估计了全球2000-2019年不适宜气温带来的超额死亡及其变化趋势。

模型显示,在刚刚过去的这十年间,不适宜的室外气温与每年超过500万例额外死亡相关,占到全球总死因的9.43%。其中低温所致的死亡占8.52%,高温所致的死亡占0.91%。

与低温相关的死亡主要是冬季呼吸道疾病带来的并发症造成,而与高温相关的死亡则主要是由夏季的严重中暑造成。可见低温对人类健康的影响远远超过高温,毕竟高温时我们尚有不少抵御手段,但低温时更加严重的呼吸道疾病流行,对于一些免疫力低下的特殊人群来说,无异于是防不胜防的大杀器。

因此,夏天预防严重中暑,冬天预防呼吸道疾病的发生,应该是各国卫生部门制定公共卫生政策时需要特别加以考虑的两大方面。同时,家庭和个人也应重视以上两大危险因素,保护好家中的老人以及孩童等高风险人群。

图片

高温和低温都会带来超额死亡。气候变化正在加重这一风险。|来源网络

这项研究还得到了哪些有意义的结论?

从地区分布角度来看,全球温度相关的额外死亡案例中有51.5%发生在亚洲,这与亚洲人口数在世界人口中所占的比重相当。而拉丁美洲与东南亚地区的温度相关超额死亡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一半,这或许意味着这些地区的民众从生活方式和身体机能等方面都更加适应于日益变化的全球气候。

从时间-空间分布角度来看,2000-2003至2016-2019年间,全球低温和高温相关超额死亡占比分别下降0.51%和升高0.21%,造成温度相关超额死亡净下降0.3%;下降幅度最大的是东南亚地区,而南亚与欧洲地区呈震荡上升趋势。

与我们的想象有所不同的是,东欧、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分别具有全球最高的高温、低温相关死亡率,均接近全球平均水平5倍。

并不炎热的东欧具有最高的高温死亡率可能与生活习惯及空调普及率有关。东欧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高温地域,因此居民对于高温的适应性较差,居住环境中也没有普遍设置空调。因此在不断创造高温记录的夏日,发生屋内严重中暑乃至死亡现象的事例大量增加。

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则是传统意义上的经济欠发达地区,公共卫生水平和医疗条件较差,因此在冬天寒潮来临时,反而容易诱发大量与低温相关联的死亡事例。

气候变化是21世纪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全球所有国家和地区的人民,无论性别、职业、年龄、种族与社会经济地位,均会受到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威胁。这些威胁包括粮食大幅减产、频繁而剧烈的自然灾害以及环境污染等。

除此之外,中国科学家们的最新研究明确地告诉我们,对于整个人类群体而言,最为直接的威胁便是,全球气候变化正在给世人我们的健康状况带来不利影响。

图片

疫情可能是一时的,气候变化却是长期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图虫创意

参考文献:

1.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burden of mortality associated with non-optimal ambient temperatures from 2000 to 2019: a three-stage modelling study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plh/article/PIIS2542-5196(21)00081-4/fulltext

2. Estimation of Excess Deaths Associated With the COVID-19 Pandemic in the United States, March to May 2020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internalmedicine/fullarticle/2767980

3. 今年冬天格外冷?专家:恰是全球变暖所致

http://www.xinhuanet.com/tech/2021-01/14/c_1126980175.htm

文章由“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ID:cspbooks)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每年500万人的死亡和不适气温有关

图文简介

比尔·盖茨说:“新冠疫情很可怕,但气候变化可能更糟。”最新研究印证了这个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