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维坦按:

我们可以轻易从网上找到一堆证明避孕套各种有效防止性传播疾病的研究数据(对患上艾滋病、生殖器疱疹、子宫颈癌、尖锐湿疣、梅毒、衣原体感染以及淋病等疾病的风险降低),避孕套的好处也几乎人所共知,但奇怪的是,全球进行避孕的伴侣当中只有少于10%会使用避孕套,这里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体验差(不舒服,抑制快感)估计是很多人的答案。于是,研发更薄、更便捷的避孕套成了研究者们每天思考的问题。

大约5000年前,克里特岛诞生了欧洲最早的伟大文明之一——米诺斯文明。但是根据传说,当时的统治者米诺斯国王有个怪病——他的精液有毒。据说,国王的几位情妇在与他发生性关系后死亡,因为他射出的精液中有“毒蛇和蝎子”。

这是一种不常见的性病,但却由此催生出了一个我们现在十分熟悉的发明——避孕套。米诺斯国王是有史料记载的第一位使用避孕套的人。

当时的避孕套是用山羊膀胱制成的,能够让国王的伴侣在性交中无性命之忧(不过,到底是国王还是他的女伴穿戴,这点没有定论)。

早期的避孕套是用羊肠制成的,如上图这个1800年左右的避孕套。© Alamy

今天,全世界每年售出近300亿只避孕套。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称,自1990年以来,避孕套防止了约4500万例艾滋病传染。但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全球每天仍然有100多万性传播感染病例。据估计,全球每年意外怀孕约有8000万例。

(www.unaids.org/en/resources/presscentre/featurestories/2016/october/20161002_condoms)(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sexually-transmitted-infections-(stis))

许多公共卫生专家坚持认为,在预防疾病传播和家庭生育计划方面,避孕套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现代男性乳胶避孕套在预防大多数性传染病上的有效率达到80%甚至更高,而这一数字包括了不正确甚至不匹配的避孕套使用方式。研究表明,如果正确使用,避孕套预防艾滋病病毒传播的有效率能达到95%。

(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177108)

但是,据美国布卢明顿印第安纳大学农村艾滋病和性病预防中心的高级主任威廉·雅伯(William Yarber)说,让人们正确使用避孕套仍然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他说:“从我们的研究来看,很多人想要使用避孕套,但是却有过不愉快的使用体验,他们相信与避孕套有关的‘恶名,或者不知道怎么正确使用,也不知道怎么在戴套的同时获得快感。”

人们不喜欢使用避孕套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宗教信仰、缺乏性教育,以及体验感差。避孕套破裂或滑落的概率很小,但确有发生,一些研究估计其概率为1%-5%,这也会影响人们对避孕套的信心,以及是否选择使用。

(www.psi.org/publication/reasons-for-non-use-of-condoms-in-eight-countries-in-sub-saharan-africa/)

因此,研究人员开始用新的材料和技术来改进避孕套,以期让更多人使用。

一种可行的方法是利用石墨烯——一种超薄的单层碳原子。2004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两位科学家首次发现了这种材料,并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曼彻斯特大学国家石墨烯研究所的材料科学家阿拉维德·维杰亚拉加文(Aravind Vijayaraghavan)认为,“这一世界上最薄、最轻、最强韧和最好的导热材料”可能是改善避孕套性能的理想材料。

这种结合可以使一层聚合物薄膜的强度增加60%,也就是说,在保持现有的强度下,避孕套厚度可以减少20%。他的团队在2013年获得了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资助,作为避孕套设计创新运动的一部分。但是仅靠石墨烯不能制成任何物品,因此维杰亚拉加文的团队将石墨烯与乳胶、聚氨酯结合在一起。

维杰亚拉加文说:“石墨烯是一种纳米级材料,只有一个原子那么厚,几微米宽。即便如此,它仍是地球上强度最高的材料。问题是,要怎么将这种强度从纳米水平延伸到大规模材料上,这样我们就可以用它制成现实世界中的物体了。为此,我们将高强度的石墨烯颗粒和低强度的天然乳胶和聚氨酯等聚合物结合,石墨烯作为增强材料加入聚合物基体中,在纳米水平上提高聚合物的强度。”

他补充道:“这种结合可以使一层聚合物薄膜的强度增加60%,也就是说,在保持现有的强度下,避孕套厚度可以减少20%。”尽管石墨烯避孕套目前还未大规模生产,但该团队正致力于将这种新型强化橡胶商业化。

另一个创新避孕套材料的研究小组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他们正在研发一种用乳胶和澳大利亚本土鬣刺属植物纤维混合制成的避孕套。

(pubs.rsc.org/en/content/articlelanding/2017/nr/c7nr02632c#!divAbstract)

鬣刺属植物产生的树脂长期以来一直被澳大利亚原住民用作粘合剂,比如将石头粘在器具顶部制成工具和武器。研究人员发现,从草浆中提取出来的纳米纤维素可以增强乳胶。所得到的乳胶薄膜强度提高了17%,厚度也更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制成的避孕套在爆破测试中抗压能力提高了20%,充满气后的体积也比普通避孕套大40%。

昆士兰大学的材料工程师纳西姆·阿米拉利安(Nasim Amiralian)是项目主导者之一,他说,团队目前正在和避孕套生产商合作,试图优化配方和加工工艺。他们希望能制造出更加结实的避孕套,且比现在市面上的避孕套薄30%,这样一来,避孕套的穿戴感会不那么明显,人们的接受度也就更高。

全世界大约有4.3%的人对乳胶过敏。因此,有数百万人无法使用最常见的避孕套。

© Bustle

这一材料还有别的用途,比如生产更加结实但是触感更高的医用手套。

但是,尽管乳胶是目前生产避孕套最常用的材料,许多人还是会觉得用起来不舒服,且通常需要使用润滑剂。乳胶相对来说也更昂贵,这也可能是推广避孕套使用的阻碍之一。

全世界大约有4.3%的人对乳胶过敏。因此,有数百万人无法使用最常见的避孕套。当然也有一些替代品,比如聚氨酯或天然膜避孕套,但也都有缺点。聚氨酯避孕套比乳胶避孕套更易破,天然膜避孕套存在小孔,不能阻止乙肝和艾滋病等性传染病病原体的传播。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356959/)

另一组澳大利亚科学家希望能够用一种叫作“坚韧水凝胶”的新材料来取代乳胶。水凝胶遇水溶胀,具有网络状结构,这种聚合物大多柔软湿滑。但是澳大利亚斯威本科技大学和伍伦贡大学研究人员所研究的水凝胶则像橡胶一样坚韧有弹性。

乳胶避孕套通常需要配合润滑剂使用,但水凝胶避孕套能够自我润滑。© Yasuyoshi Chiba/Getty Images

该团队已经成立了一家名为Eudaemon的分拆公司,该公司利用初步研究成果,正试图研发出一种名叫“GelComs”的避孕套。这种避孕套不含乳胶,因此能避免传统避孕套带来的过敏问题。该团队表示,他们的水凝胶保险套也能做得更像人的皮肤,因此用起来感觉更自然。

水凝胶含水,因此自带润滑作用,还能够在其结构中内置抗性传染病药物,在使用过程中释放出来。

确保避孕套不需要额外使用润滑剂是研究人员正在攻克的另一大难题。美国波士顿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研发了一种避孕套涂层,能够使避孕套具有自润滑功能。

为了完成这项创新,研究人员成立了一家名为HydroGlyde Coatings的衍生公司。这家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史黛西·秦(Stacy Chin)表示,自润滑安全套能够承受至少1000次插入,而普通安全套只能承受600次左右。

大多数用于乳胶避孕套的润滑剂往往粘稠且不溶于水,在使用过程中会被稀释。然而,波士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他们可以将一层薄薄的亲水性聚合物粘在乳胶表面,聚合物遇到水会变得很滑,也就是说,它们可以利用体液来保持湿滑,减少使用过程中的摩擦力。

美国1661位性活跃男性的阴茎勃起长度为4-26厘米。

“润滑剂会把避孕套弄得一塌糊涂,因为它们不亲水。我们的涂层能够在使用过程中始终粘附在乳胶避孕套上,保持润滑。它解决了使用避孕套时最大的难题之一,”秦表示。

一项33人参与的小型调查发现,相较于未润滑的乳胶材质,涂层能够减少53%的摩擦力,且性能与市面上的润滑剂相似。在小规模的盲触摸测试中,70%的参与者更喜欢有涂层的避孕套,而非需要另外涂润滑剂的。

由于这种产品目前正处于商业化过程中,秦表示自己不能透露关于这种新型自润滑避孕套面世时间的更多细节。

尺寸是另一个问题。美国一家避孕套生产商在售的避孕套有60种不同尺寸。2014年,印第安纳大学一项针对美国1661位性活跃男性的调查显示,其阴茎勃起长度为4—26厘米,而周长为3—19厘米。男性避孕套的平均长度是18厘米。

(pubmed.ncbi.nlm.nih.gov/23841855/#affiliation-1)

为了回应这种需求,全球防护公司(Global Protection Corporation)提供了10种不同长度、9种不同周长的避孕套。辛西娅·格雷厄姆(Cynthia Graham)是南安普顿大学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教授,也是印第安纳大学金赛研究所安全套研究小组的研究员,她也一直在评估戴避孕套的新方法是否能让它更易于使用。他们正在测试一种新型避孕套,使用者可以通过内置的敷贴装置,不用触摸避孕套就能戴上去。

这种避孕套的外包装有一个拉条,方便取用和打开,目的是防止避孕套在传统锡箔包装中被损坏。它还有一对展开条,当避孕套完全戴上时就会脱离,这是为了确保避孕套在使用前被正确戴上。但是由于缺乏资金,该装置尚未投入临床试验。

此外,还有很多更基本的问题阻碍着避孕套的使用。

格雷厄姆说:“人们不用避孕套太常见了。他们使用避孕套是为了防止怀孕,而不是预防性传播疾病。更糟糕的是,很多年轻人认为这些疾病大多是可治疗的,因此他们并不在意。”

即便有了更结实、更薄也更舒适的避孕套,但很明显,加强性教育才能真正预防性传播疾病。

文/Chermaine Lee

译/Rachel

校对/Yord

原文/www.bbc.com/future/article/20210423-how-grass-and-gel-could-make-condoms-better

本文基于创作共享协议(BY-NC),由Rachel在利维坦发布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未必代表利维坦立场

来源: 利维坦

最完美的避孕套在哪里?

图文简介

我们可以轻易从网上找到一堆证明避孕套各种有效防止性传播疾病的研究数据,避孕套的好处也几乎人所共知,但奇怪的是,全球进行避孕的伴侣当中只有少于10%会使用避孕套,这里的原因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