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20年,人类就开始忙于同传染病做斗争,新冠病毒一刻都不消停的同时,鼠疫和登革热也跑来凑热闹。

实际上,我们一直处在一个与传染病共存的世界当中,病毒,细菌和寄生虫,这些让人挠头的看不见微生物,甚至不能称之为生物的东西拥有比人类更长的历史。对于整个生命世界来说,只有五六百万年历史的人类才是不折不扣的闯入者,成天吵着要杀光这种病毒,灭绝那种致病菌,是不是更奇怪的行为呢?

绝大多人类的智商都是在线的,我们寻求的是治疗和控制的有效方法,而不是将其他生命体从地球上抹除。比如鼠疫杆菌长期都存在于野生啮齿类动物种群当中,而冠状病毒则广泛分布在不同物种当中。要彻底清除这些风险是不切实际的。这就像我们不能因为有患皮肤的风险就把每一个皮肤细胞都筛查一遍,是一个道理。

还好,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到今天,人类已经有能力来对抗传染病了。

这一次内蒙古的鼠疫是腺鼠疫,这种鼠疫的传播途径主要是被带鼠疫杆菌的跳蚤叮咬,密切接触啮齿类动物,以及接触患者的脓液。

所以,只要避免上述接触,就能有效避免感染和传染鼠疫,及时杀灭家中的跳蚤,做好灭鼠工作,不亲密接触更不要食用野生动物(比如旱獭),同时如果发现疑似病例及早报告和就医,就能在很大程度上遏制鼠疫等传染病的流行。

在我们身边就有这样的成功案例。2020年6月发生在北京的新冠疫情防控工作,必将作为传染病防控的经典案例载入史册。一个2000万常住人口的大城市,确诊人数最终控制在了300人水平上,在没有完全封闭城市的情况下,用了4周的时间,成功遏制住了病毒的传播。不得不说,这是传染病防控的经典案例。而到今天为止,隔离防控仍然是我们对付绝大多数传染病的有效方法。

与此同时,人类在治疗传染方面也不再像中世纪时候那样束手无策,不再寄希望于带个鸟嘴就祛除病魔,药物、疫苗和生命支持系统的出现,为我们战胜传染病提供了重要的武器。

针对鼠疫,可以使用抗生素类药物进行治疗,针对性地消灭鼠疫杆菌。中世纪时,为治疗黑死病,人们用尽一切稀奇古怪的治疗方法。有些人用放血、喝尿、吃下粪便和灰烬,有的人将黑色肿块切除,有的人甚至把活蟾蜍或鸡只放到胸前。在了解鼠疫是由鼠疫杆菌引起之后,特别是抗生素广泛出现之后,使用抗生素治疗鼠疫就成了常规方法,治疗抗生素治疗的使用选择为链霉素和庆大霉素,但四环霉素、氟喹诺酮或氯霉素也是有效。在明显暴露之后,也可以使用药物进行预防,强力霉素、环丙沙星等。

即便是没有特效药物,在做好隔离的情况下,使用缓解症状的方法,也可以我们战胜传染病。在北京新发地的新冠疫情中,没有一例死亡病例,说明即便是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人类也有对抗这种烈性传染病的能力。对症治疗,给予足够的氧气、补充体液和降温支持都可以有效帮助患者战胜病魔。

总结一下,到今天,在了解致病机理之后,几乎所有传染病都是可防可控的。不过,要做好防控,也需要依赖于我们每一个人:
1.减少暴露机会,特别是不亲密接触潜在的致病源,不亲密接触野生动物;
2.发现症状,早报告,早隔离;
3.积极配合治疗。

传染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只要大家都重视起来,我们就能在最大程度上规避风险,享受更好的健康生活。

与传染病共存,人类该怎么做?

图文简介

进入2020年,人类就开始忙于同传染病做斗争,新冠病毒一刻都不消停的同时,鼠疫和登革热也跑来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