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一个令人悲伤的真相,马达加斯加之所以有猴面包树大道,那是因为其他植物能烧柴的烧柴,能盖房子盖房子,都被砍掉了,只剩下那些百无一用的猴面包树。这就是真相。

我第一次看见猴面包树是在坦桑尼亚的塔兰吉雷国家公园。这些高大的树木至少有20多米高,这不算什么,关键是它们水桶一样的树干需要七八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抱。

如此巨大的树干,不仅在形象上像个水桶,它们的作用也像水桶。坦桑尼亚所在的东非地区有明显的旱季雨季之分,这是如此,才促成了壮观的动物大迁徙。但是对没长腿脚的植物来说,这就是生与死的考验,没水怎么办?

坦桑尼亚塔兰吉雷公园的非洲猴面包树

猴面包树的解决办法就是存水,在粗大的树干里储存大量的水,以度过旱季。猴面包树的中心有很多疏松的组织,可以充当海绵的角色。当雨季来临的时候,这些大树中就会装满水,在旱季持续的时候,这些水就成了猴面包树傲视群雄的资本。但是这些并不结实,很容易产生空洞,倒是为动物提供了特别的栖身之所。盖房子?别逗了!

除此之外,猴面包树会在干旱的季节落叶,这跟我们熟悉的树木在冬季落叶并不一样。其实,两者的原理并不存在差别。不管是非洲的猴面包树,还是我国北方的树木,之所以选定特殊的落叶时间,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节约水分。要知道,这些挂在枝头的树叶可是不折不扣的用水大户。健康的每时每刻都在向空气中释放水分,如果不把这些树叶解决掉,植物在旱季就有性命之忧。其实,我国北方的树木在冬季落叶,最大的问题也来自于水分。很多南方的植物(比如广州的大叶榕)在春季落叶,恰恰就是在旱季将要结束时落叶,换上新叶来迎接新一轮的雨水和蓬勃的生长周期。

猴面包果子的滋味儿是酸爽的。比起猴面包树的长相,我更关心的问题是吃的问题。很久以前我就听过一个故事,说非洲大地上生长着猴面包树,它们的树枝上挂着面包一样的果子。把这些果子用篝火烤熟,就会变得像面包一样香甜。然而,故事里都是骗人的!猴面包树的果实根本就不可能变得香甜。这是我用5美元买到的答案。

5美元一个的猴面包树果子

在酒店餐厅,我买到一个猴面包果,热心的服务员告诉我,“把果子里面的东西取出来用开水冲,和上白糖和食用色素就可以喝了?”纳尼?竟然不是烤来吃,而是当饮料!好吧,撬开坚硬果子皮,掏出里面的果肉(其实是包裹着种子的假种皮),放在嘴里吮吸,酸、非常酸、有种类似于酸角的感觉。怪不得要加糖冲水喝。

这世界上除了猴面包果,还存在一种面包果。面包果分布在太平洋群岛及印度、菲律宾。这种桑科的植物果实就想一个放大版的无花果,这种果实里倒是真的富含淀粉,通过蒸煮烤等烹饪方式,可以做成美味的菜肴。想来我小时候听到的故事应该是把面包果的特性给“嫁接”到猴面包树身上了。名字里多个猴,少个猴竟然有如此大的差别。

好了,是不是打破了大家对于猴面包树的想象。猴面包树大道记录的其实是人类对自然的过度索取。

真实的猴面包树是什么样的?

图文简介

先说一个令人悲伤的真相,马达加斯加之所以有猴面包树大道,那是因为其他植物能烧柴的烧柴,能盖房子盖房子,都被砍掉了,只剩下那些百无一用的猴面包树。这就是真相。